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原创小说:情满珠江(10)

发布于2014-11-25 17:25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十、相聚就是分离 
  浪漫和传奇、美丽和哀愁时时围绕着我的广州之行。刚刚送完草鞋,小S过来了;刚刚和小S分手,2号站长打电话来了,他说他已经到全秀酒店门口。
  我内心按捺不住狂喜,隔了千山万水,我终于又可以和他重逢了,他已经苦等了我一天两个晚上。不管他出于何种目的,我想作为一个女人,特别来自异乡的女人不能不动容。
  “我快到酒店了,麻烦你等一下。”我的喉咙有些沙哑,感觉自己使不上力气。
  我边打电话边看到酒店前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A6,有一个男人向我招手。
  “啊,这不是2号站长么?他不是坐出租车来的啊?”我怀疑我的眼睛。
  “小雨,是我啊。这个车是我公司里的,刚刚想打出租车时,同事开回来了。”2号站长微笑着,依旧白衬衣,藏青色的裤子,酷像明站。对了,明站中午要请我吃饭,现在的这个男人是不是明站?我的神情不知为何恍忽起来,但他的笑容像极了明站。
  “太好了,我以为要见不到你了,最后一班地铁过了。”我看着车里的他喃喃自语。
  “小雨,你总不能让我的车停在大马路上吧?”2号站长看着护栏,又看看我。
  “师傅,他是我朋友,来看我的,让他的车停进去吧。”我和门卫保安商议。
  “要过夜的吗?过夜可以。”一个四十多岁的保安师傅打量着他,又打量着我。
  “过夜,过夜。麻烦师傅了。”2号站长显得有些焦虑。
  我看着2号站长把车开往宾馆的停车场,惊呆了。
  “谁同意你的车在这过夜的?”等2号站长满面笑容地走出来,我白了一眼他。
  “不就为把车停进么?过不过夜,你说了算。我的大小姐。”2号站长过来搂我的腰,我奇怪他说话的口吻和草鞋为何如此神似。难道男人对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口吻么?
  可能习惯草鞋的淡然,我反而不习惯2号站长的热情。我轻轻地推开他,他依旧过来搂我。
  “雨,你看夜色多美好,我等你等得望眼欲穿,你就允许我用我习惯的方式来表达下我的感受吧。”2号站长一边说,一边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好吧,念在你苦等我的份上,我依了你一回。”我笑着锤了他一拳,轻轻的。
  我和他勾肩搭背地走在越秀公园附近,好像相识多年的情侣,我们亲密无间地走着,去找吃宵夜的地方,不知为何我的双脚有些发软,头发晕,我好恨自己的身体这样不争气。
  “我人不太舒服啊。”我情不自禁地和他说。
  “可能是太累了。吃点宵夜会好起来的。”他很心痛地摸了下我的额头。我心里涌出一阵暖意。
  因为实在是走不动了,我们在靠酒店50米处一家宵夜店坐下来,坐在街上,空气清凉。我坐在那上眼皮和下眼皮都要打架了,但努力冲着2号站长微笑,此时我恨不得自己成为不知疲倦的女超人。
  他点了田鸡粥、肠粉、木耳菜还有炒白蟹,满满的一桌,他想要啤酒,我想到他要开车便拒绝了。
  宵夜开始了,话匣子也打开了。
  “我老家在湖北武汉,我是华中师大中文系毕业的,做了几年老师,因为和校长搞毛了,南下自己创业。做过许多工作,现在在广州一家文具公司做管理,老婆和女儿在东莞,我基本每周回去一次。公司忙,也不一定回去。像这周,因为单位明天要去白云山搞活动,所以没回家。没想到会遇到你。”2号站长明显精力比我充沛,也许他不像我这样赶脚,没准中午还养精蓄锐过了。
  “我也是非常惊喜,没想到一踏上广州这片热土,就遇到你这样热情富有魅力的男子。而且你和我们站长很像啊。你对我的欣赏让我好意外。因为我长这样大,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热情表白的男子。”我用手撑起耷拉着的脑袋。
  “我们这个年纪又不是毛头小伙,躲躲闪闪的。其实我是个欲望很强的男人,可能和我这几年一直在学体育舞蹈有关。不瞒你说,我在夏天看到穿得暴露曲线姣好的美女,我会偷偷尾随她,直到看不到为止,而后找最近的WC,让自己的身体得到最大的释放。我就好色这个毛病,别的都好。”他一边说一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天啊,我真的遇到传说中的色狼了吗?”我听着他讲的故事,觉得又好笑又有点惶恐。
  “其实我有从你的眼神里读到一种渴望。接待你的这些当地的朋友难道没有让你爽吗?你不需要回避你自己的感觉。在我这里,你可以完全地放松。”他的眼睛真的会弑人。
  “哦,是吗?我现在非常疲惫了,好想休息。你知道这人一疲倦,啥情致都没了。”我面对他的挑逗,有点不知所措。老天,我这个老江湖为何遇到一个比我资格更老的,我快处于下风向了。
  2号站长给我殷勤地夹着螃蟹,又舀田鸡粥到我碗里。
  “中国当代文学的水平挺难超过民国时期的,更难超过诸子百家、唐诗宋词时代。所以展览馆展出的11个大师的作品都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呢......”2号站长和我谈起文学时,一脸地虔诚和向往,看着他的表情,很让我心动。
  男人真的是很奇怪的东西,当他收起他的视觉本能的表现,展示他内心底流出的才情和温和的一面,这样的男人反而更让女人动心。
  我刚刚纠结着要不要让他留下来时,我突然一阵腹痛。
  “对不起,我肚子很痛。离开一会。”我向他道歉。
  “不要紧吧,要不要我陪你去?”他关切地站起身。
  我摇摇手,自己支撑着去了WC。刚蹲下,就是飞流直下,“哎,拉稀了!”我吃了一惊。定是这几天劳累过度,加上在广州塔受了风寒所致。
  过了十分钟左右,我回来位置上。
  “你的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看医生?”他握着我的手说。
  “没事,可能是连续多日没休息好所致。刚刚受凉了,在酒店吃点黄莲素就好了。”我故作轻松地说,不由揉了下发痛的肚子。
  “那我送你回宾馆早点休息吧。都凌晨一时半了,是不早了。”他买单结帐,扶我站起来,留下一堆没太动过筷子的宵夜。
  “对不起,浪费这样多。”我看着这一桌菜,心里隐隐不安。
  “菜是小事,身体是大事。我一直在关心你的微信,你的活动这样丰富,我担心你身体会支撑不住。怕事有事,果然让我料中了。快回去休息吧。”2号站长搂着我的肩膀,像草鞋一样拎着我的包,往宾馆方向走去。
  “哎,我的身体在紧要时刻就是不争气。以前我也有过这种时候。去年从广州回宁波,有一周说不出话呢。”我任由2号站长搂着,心里莫名地愧疚。
  “我原本还指望带你去白云山玩呢。”他怜爱地看着我,好像我已经是他的女人。
  “白云山,我肯定去不了。”我摸了下他刚毅的脸。
  “好啊,下次我再带你去。我明天下午送你去机场,就这样说定了。”2号站长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我。
  酒店很快就到了,他要送我上楼,被我拒绝了。我怕我控制不了情绪,而且身体也不允许我再胡乱折腾。
  “好吧,回去不要写微信,吃药后就乖乖地睡觉养精神。我们明天下午再见。”2号站长在黑暗里紧紧地拥抱我,把两片烫人的嘴唇触到我柔软的唇,我好喜欢这种带有武力的感觉,我全身瘫软,无力抗拒。我不想推开他,因为我觉得在这个特别的时候,拒绝对他是一种伤害。
  “小雨,你好美。今夜,我真想留下来,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哎。你自己多保重,如果药不见效,马上打电话给我。”过了数分钟,他轻轻地推开迷迷糊糊的我。
  看着他转身,发动汽车,和我挥手告别的哀怨的眼神,我的心不由抽紧。
  目送他和黑色的车子被夜包围,我的心又是一种掏空的感觉。他苦等见我,就是为了这样的结局么?这个时候,我觉得孤立无助,倒希望他是一头不讲理的色狼,以照料我的理由强行留下,但是他却温和地离去。难道他以为明天还有机会么?我猜不透男人的心思。
     我失神地回到宾馆,打开手机酷狗音乐,找到周冰倩的《真的好想你》。其实我倒底是想2号站长还是想草鞋,我也说不清。我惦记一切给我温暖和爱的男性朋友,无论是前男友,还是现在的老公,这些有情意的男人。
  “姐姐,我已经平安到家,洗完澡打算睡觉了。今晚和你一起游塔很开心。祝你和朋友吃宵夜开心。”12:10,小S妹妹早已给我留言了。我微笑着和她道晚安。
  “革命尚未成功,雨姐还需努力。祝你在广州学习取经(精)工作顺利。”12:20草鞋也在微信留言。这个闷骚的草鞋,挨千刀的,我啥话没说,给他发了个抓狂的表情。
  我吃了药,简单地梳洗了下,试着让狂热的心安静下来。身体疲倦,脑神经活跃,这是咋样的一种状态。
  “小雨,身体好些没?我到家了,晚安,我们明天见,想要你,喜欢你。”2号站长在微信留言,带了无数个飞吻地过来。
  “好的,晚安。想你,亲爱的。”我面对这个萍水相逢的男人,像面对认识多年的老友一样,有点想哭。
  就这样,大约凌晨二时左右,一个人在广州的春夜里带着病歪歪的身体胡思乱想,迷迷糊糊地睡去,一个人,在诺大的一张床上。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