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原创小说:情满珠江(11)

发布于2014-11-25 17:25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大结局、相见时难别亦难 
  大约六点多,我被窗口的鸟叫声和脚步声吵醒,我才发现我还在广州,睡在全季酒店,一个人。窗外是越秀公园的大门口。
  依稀想起昨日里白天和草鞋喝早茶、找宾馆、看景点,和小S妹妹一起爬广州塔,和2号站长吃宵夜。这些都是梦吗?当然不是梦啊,他们都真实地出现在我的微信里,和我说过无数的话,打过无数的电话啊。
  习惯美女帅哥陪伴的我,突然不习惯独处,清晨起来的我,沉身慵懒,茫无头绪,躺在床上看朋友圈的微信,自己胡乱编着短信发着玩。我还和读行侠朋友在电话里聊了会天。这位才子毕业中文系,又喜欢玩摄影,是摄影版版主,广州老麦他们拍的大片的音乐就是他合成的,所以我特别仰慕他的才华,觉得和他特别聊得来。他孩子在少年宫上课,他刚巧是在门外等着,他非常有兴趣地听了我在路上的奇遇。
  “凡文学有成就者,非性情中人不可,你具备这条件。低调,往往成了文学的大敌,没有大开大放的情感,无法写出好东西。”在盛产闷骚男的广州,没想到还有我的文学知音凤毛麟角地存在啊。这个叫读行侠的男人让我觉得好意外,他的个性签名为“除了这一生,我们没有别的时间”。他是和2号站长有很大不同的文学男,当然和同是中文系毕业的明站也不一样。我自己也没料到在广州的最后一天还有收获。
  和读行侠打完电话,我给草鞋发了微信,问他来不来参加聚会。
  “来不了,陪孩子青少年宫上课。祝你愉快。” 草鞋依旧水波不兴。  
  “亲,身体好了吗?我在白云山上想你。”2号站长上午给我发来好几条微信,让我感觉特别幸福。
  12点15分左右,观管来接我。在他等我的时候,我给2号站长打了电话,问他是否把我的皮箱留在大堂里。
  “我还在山上,我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大家还要一起吃晚饭,临时决定的。不好意思,我不能送你啦。”2号站长的手机里人声鼎沸。
  “好吧,你安心搞活动吧。我去和朋友们吃饭,行李也带走。”我心里一丝怅然。
  观管把我的大红皮箱装上车,我见到明站、冰版、菜版、阿瑟等老友,非常开心。把心里的愁云一扫而光。我坐在明站边上,冰版在我的右边,我向他们讲述我的广州自由行的“艳遇”,明站听得笑眯眯的。
  “明雨,你相信灵异吗?这个2号站长其实就是我的替身。我没时间接待你,就派了他去会你。”明站的口吻和草鞋如出一辙,我有点恍忽起来了,难道昨晚遇到的是明站?
  “雨姐姐好有魅力啊,有大帅哥主动跟着你,关健这个帅哥长得和明站很像,要不可能也不能引起你的注意。”阿瑟喜欢添把火。
  当他们听到2号站长只是陪我吃宵夜,惋惜不已。我不知他们是暗喜还是惋惜,男人的心思不好猜。
  而后我们又说起论坛的许多趣事,比如去年冰版遇蝶,“脱鞋事件”等等。阿瑟和菜版还和我介绍鸡公碗的提法,碗面“鸡公”表吉祥之意,牡丹表富贵之意,一个鸡公碗在手,吉祥富贵均在手。
  临行前,冰版送了我《中国当代公安诗人大展》,冰版诗作有入选。阿瑟送了我桑尚写的悬疑小说《奇异罪案侦缉实录》。我都非常喜欢。友人赠书,真的是件非常风雅的事,我自己也喜欢送书赠书。
  在饯行中,明站为我解答广州为何老是被称为”文化沙漠”的道理,他说:“岭南历来是南蛮之地,是中央政府的统治末梢,是朝庭发配充军之地。苏东坡就贬官到岭南过,所以留下日啖荔枝300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佳句。岭南文明开化程度比不过中原地区和江南一带。”明站不愧是毕业文学科班的大才子,说出来一套套的。他还和我讲起潮汕客家文化的一些特点……
  好希望时光就这样停止流动。欢聚总是很短,分离总是很长。一转眼又要上飞机的时候,我和在座的朋友们一一留念惜别。心里盛满了广州朋友们的浓浓情意。“看花交友在广州”,老舍先生说得一点不错。广州人民如花海般的热情不失理性、稳重不失激情的风度给我留下深刻美好的印象。而且我和羊圈战友们的友谊也是越来越深厚,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已经和广州这座城市紧紧相连。一个人,一座城。一群人,一座城。
  我要把这份情带回江南,写广州的人,广州的花,广州的风景,还有广州的传奇遭遇。
  经年以后,白发苍苍的我坐在阳光下,戴着老花镜,翻开人生的这个行走章节时,我会碰一下老伴的胳膊,发出会心地微笑:“老头子,你看,我年轻时是一个多情的女汉子啊!”人生的乐趣不在于行走、记录和回味么?
  在上飞机前,收到2号站长打来的3个未接电话,他还在微信留言:“亲,是我爽约,没来机场送你。对不起!下次还能给我弥补的机会吗?”
  “有缘的人总会相逢,我已经很感谢你啦,请不要自责啦。就此别过。请珍重。”
  再别广州,我心中有说不尽的情愫。“广州,我还会再回来!”我就像灰太狼一样,对自己说。
  用徐志摩先生的名篇《再别康桥》来作为《情满珠江》的收尾吧。                   

  再别康桥
  作者: 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