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原创小说:情满珠江(4)

发布于2014-11-25 17:25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四、一朝相逢  三生难忘 
  大约快三点才迷迷糊糊地睡去,醒来已是早上八时,四周静悄悄的。我打开窗帘一看,窗外雾蒙蒙的,不知是雾,还是霾。但丝毫不影响我的好心情。打算去北京路看看。
  但是有强迫症和拖延症的我,一直纠缠于修改昨晚写的两个材料。被草鞋在微信嘲笑:“这么紧张做啥啊?”他一直是个四两拨千斤的男人,做事效率特别高。我和他有过一次成功的合作,他一周就交高质量作业,是所有和我合作过的帅哥中出手最快的一个。
  “我就这个劳碌命,和你这样的高手哪能比?”我有点恼怒,不打算理他。我和另一个叫黄色的飞鸿的微友简单地聊起来。他说他在总公司上班,可以方便陪我在公司周围转一下。黄色的飞鸿是个吊书袋的才子,和草鞋是同年进公安,和初见居然是大学同舍四年的同学。我喜欢热情主动的男生。黄飞鸿要见我,我当然开心啊。
  于是在11点左右,我和小徐去总公司里面的茶餐厅吃饭,遇到按草鞋形容的牛高马大的才子黄飞鸿,并和黄飞鸿合影。黄小声地和我说:“雨姐姐,求你不要晒出来。我很低调的。”看着这个气宇轩昂、温和谦恭的帅哥,我点点头。
  不知是因为见过帅哥犯迷糊了,还是总公司的食堂本来就像迷宫,我居然没找到出路。后来问了一个帅哥,他非常热情地带我出门。大城市就是大城市,我奇怪为何我们总公司就没有帅哥云集呢。
  离开会集合只有两个时间,我打算去总公司附近转转,不敢走远。广州的太阳明显要比宁波热烈,在大太阳下,人眼睛都张不开,头晕晕的,我心里惦记着去年过而没入的广州起义纪念馆,就在起义路总公司贴隔壁,因为当年广州起义要攻打的主要目标就是广州市公安局。
  走进纪念馆大门,我就一阵惊喜。黄色的欧式小楼前,是一个静雅的院子,一张像两块黑板大小的海报靠在一棵树前。“品味经典,感受大师,中国新文学作家与作品展”等字样逼入我的眼帘。
  “啊,这样的文学展难道专门为我而展的?”我带着惊喜走到一楼展馆。因为是炎热的中午,看展人只稀稀拉拉的两三个。
  我在前言处驻足,发现有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在我前面,他上白下蓝,从侧面看非常像明站,难道是他?我心里疑惑着。他是公大中文系毕业的才子,不排除这种可能。
  当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和他打招呼,这个男人回过头来对我微笑,原来他不是明站。但他和明站一样,方脸,眼睛炯炯有神,身材挺拔修长,是我喜欢的这种男人类型。我以为他是我的粉丝,他认识我,我不认识他。因为他的藏青色长裤和警裤是一样的颜色。
  “你认识我?你在旁边总公司上班?”我有点羞涩地问他。毕竟平生第一次遇到陌生男人主动和我微笑,何况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
  “美女,我不认识你,但我有见过你。刚刚你是不是在街上低头看手机。我单位挺远的,我刚巧在附近办事。”他依旧微笑着,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千金一笑”这些都是形容美女微笑的迷人。我第一次感觉到,男人自然温暖的微笑,对熟女非常有弑伤力。毕竟中年妇女随着皮肤松弛、姿色衰退,基本属于残花败柳的垃圾处理对象。大部分男人对一种女人专一,那就是年青貌美的小姑娘。
  “你不认识我,为何要对我微笑啊?”我挺八卦地问,反正我不认识他。
  “因为你很漂亮,长得珠圆玉润,是我特别喜欢的类型。刚刚你在街上低头站立时,我的心就为之一动。没想到,又在这遇上你。”男人一脸喜色。
  “真的吗?我真的好看吗?”我被男人说得有些吃惊。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直接的甜言蜜语。
  “是的,我对你有一见钟情的感觉。”男人很认真地点点头。我看到他的目光里有两团火苗在闪烁。我连忙低下头,我担心会灼伤。
  “你和我认识的一个朋友长得很像,开始我以为你是他。”我故意叉开话题,“他是一个论坛的站长,我就叫你2号站长吧。”
  “随你如何叫我,只要你高兴。”2号站长拍了下我的肩膀。
  我往后退了几步,我有点被这个热情的男人吓着了,但心里又满怀惊喜。
  “我过会去佛山开会。不知你在广州停留几天?我还可以再见到你吗?能留个联系方式么?”2号站长说话很有磁性。
  老天,这是要搞艳遇的节奏么?我压根没想到在起义路总公司旁会冒出一个热情如火的2号站长。自从上次在广州碰一鼻子灰以后,我充分了解到这边男人的闷骚和波澜不惊。
  我死灰一般的心又复活了。管他呢,哪怕是色狼。都说“二十岁的女生怕色狼,四十岁的女人怕没有色狼”,我这个过四十岁的女人带着无比的好奇心,把我的微信和手机长号都留给2号站长。我们约定周六晚吃宵夜。
  10余分钟后,2号站长主动帮我拍了几张照相后,和我告别,这个像迷一样的男人,留给我一长串的问号。
  “鲁迅笔名的由来,因为母亲姓鲁,在春秋战国时期,周鲁同意,迅是敏捷的意思。”我在作家笔名由来里慢慢看着,哦,鲁迅就是周迅。但心里还在回味和2号站长的对话。
  突然有一只手在我的右肩拍了一下,在我的身后,我凭直觉是男人的手。难道2号站长又回来了?
  我困惑地转过身一看,是草鞋站在我身后。我一把把他抱住,脱口而出:“你这个死鬼,差点吓到我了。你如何知道我在这的?”
  草鞋轻轻地挣脱我的拥抱,说:“我不是想给我的偶像一个惊喜啊。感谢你的微信现场直播,帮我找到你。”
  面对这个聪慧的男人,我有些无语。
  为了活跃气氛,我把刚刚遇到2号站长的事告诉草鞋,草鞋诡秘地笑了:“他肯定是明站派来的化身,因为明站自己工作忙,没有时间来接待你啊。”
  “真的啊?”我惊讶地看着草鞋。
  “你觉得是真的就是真的。”草鞋就像一个神秘的风水大师。
  第一次见草鞋印象不深刻,他大约一米七六个子,长得不白也不黑,帅气得比较温和。他说去年和我一起跳舞过,我都不记得了。但现在他真真切切地站在我的面前,我觉得有种幸福的晕眩。
  “先谈恋爱,后作访谈节目”,一年前,草鞋不仅对我的霸王合约无条件地接受,而且主动要求续约,延长谈“恋爱”的时间。按他的意思来说,刚刚一周有点感觉,访谈成功做好了,“恋爱”也要收场了。面对这个可爱的优秀的战友,我也破例,同意延长“恋爱”时间,刚好满一年。
  为了这重逢的周年,没有不拥抱的理由啊。不过草鞋就是一面算盘,我拨一下,他动一下。我不抱他,估计他不会主动来抱我。定力修炼得极好。
  草鞋极有耐心地陪我看完一楼、二楼的展览,并帮我拍照相,指导我摆各种POSE。他很少笑,总是一付心如止水的样子。
  我恨不得锤打他一下,心想:“喂,可不可以对雨姐姐再热情些?”在比我小许多的草鞋面前,我像个小姑娘……
  即然把有限的两个小时的宝贵时间投进这个现代文学展,我必定不能做一个走马观花的看客,当然也不可能把这个神圣的文学殿堂当作打情骂俏的场所。
  我细细浏览着11个中国现代文学大师的介绍,心里生起一股豪情,文学大师里浙江籍占半壁江山,他们是鲁迅、茅盾、郁达夫、艾青、徐志摩。难怪草鞋开玩笑说:“文化大师多出江浙,包括书画类的。广东美术观没有参观之必要。”
  几位大师中,对鲁迅先生印象最深。今年2月,我还随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们去鲁迅故里参观,对这位被毛泽东称为“中华民族的脊梁”绍兴同乡膜拜不已,没有鲁迅对国民愚昧性的呐喊,没有鲁迅对中国革命的帮助,可能会有许多人看不到旧世界的曙光。
  我想起莫言说过的一句话:作家就是从城市的废墟里出来报信的人。的确文化的魅力就在于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文学是清醒剂,更是润肺剂。我愿意做文学花园里的小园丁,让文学之花艳丽怒放。
  我还关注到几位文学大师和广州的来往,老舍先生的文字印象最深。他在《春来忆广州》中写道:“一看到屋中那些半病的花草,我就想起美丽的广州来。去年春节后,我不是在广州住了一个月吗?哎呀真是了不起的地方!人极热情,花似乎也热情!大街小巷,院里墙头,百花齐放,欢迎客人,真是“交友看花在广州”啊!老舍先生的话道出外地客人的心声,广州太热情、太好客了。所以我对广州念念不忘,第二次踏上这块热土,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深深感受到广州友人火一般的情谊。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