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原创小说:情满珠江(6)

发布于2014-11-25 17:25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六、我被广州帅哥包围 
  有人说:“清明雨,为何你不管走到哪,总会遇到帅哥?”其实我真的过了可以诱惑帅哥的年龄和心境,我总是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情游走在陌生的世界里。可不,此时的我专注地记录着盛会里精彩的点点滴滴,手机被丢得远远的。
  大约会议六点结束时,明站宣布了一个让在座的男士们荷尔蒙都分泌加快的好消息,广东佛山的美女作家东篱菊也来参加会议,因部盾音乐会的彩排误点,不过参加晚宴。
  就在男人们欢呼着寻找阿菊倩影时,我飞快地打开微信,发现2号站长给我留言:“美女,好想早点见到你,今晚可以吗?”“不可以,不方便,明天晚些再联络。”我拿出女汉子的作派断然拒绝。我有做女人的自信和底气。记得他在展馆说过:“没遇到过像你这样有魅力的女作家。”
  失联三十年的小学同班同学老魏在私信和小同群分别留言:“小燕到了广州,估计被那的帅哥们迷住了!我还眼巴巴地在深圳和她相聚呢。”老魏一副被遗弃的怨妇的样子。小同,画家石林在一边点火:“老魏,你可以直接杀到广州去,英雄救美啊!”众小同一片哄笑。
  我心里真不是滋味,老魏父亲和我父亲是至交,我们从小都住在地委大院里,时常到孔庙玩,老魏说我从小学习成绩好,老有范文被老师读出来。这些记忆都是老魏帮我回忆出来。
  三十年以后因为一直在外地工作,基本没有小学同学联系,所以人像得了选择性失忆症。我挺感激老魏的,而且他身上很有文艺气息和绅士范儿。记得他和我说过,从广州到深圳坐火车只要一个多小时。他满心以为我这次来广州开会抽空去看他呢。
  这次毕竟是出公差,不是个人旅行,我只能忍痛拒绝了老魏的好意。我打算带孩子去港澳旅行时在深圳停留看望老魏一家,人生有几个30年啊。
  外围帅哥被我忍痛暂时失联,我便一心一意地和羊圈里的帅哥靓妹们交流起来。我因为打发外围帅哥花了点时间,发现有利地形都被占领了,我被安排在和齐主任、邓处、黄处、明站等领导们一桌,我发现草鞋在我斜对面坐着,他冲我点头示意,我心里莫名地安下来。
  明站说完祝酒词,朋友们便觥筹交错,继续开始下午没有发言完的文化话题。联合来访,组团出访或单挑,喝酒的花样层出不穷。东篱菊的出现更是让夜宴掀起小高潮,她长发及腰,白衣飘飘,明眸皓齿,属于小龙女气质。我和她今年2月在杭州、绍兴见过,那是鲁院公安作家班在浙江考察采风,我是作陪的浙江代表。听说她的诗词写得特别棒!于是男生们像蜂蝶一样围向“小龙女”,听说是明站特邀的嘉宾。
  小龙女来了,我明显感觉轻松许多,在她来之前,我已经喝了无数杯,谁让我是来自千里之外的江南。现在我自由了!我上前和曾成功展开“69式”访谈的合伙人、摄影版超版钝剑干杯,为我们合作取得巨大的成功。
  借着酒劲,我悄悄地问他:“你可不可以拥抱我一下?上次我们说好的,要庆贺的。”
  “雨姐,这么多人都在注意你呢。”钝剑,这个长得酷似我浙大前男友的大男生挠了挠头皮。
  “好吧,不抱啦。我们就敬杯酒,祝贺一下吧。”我拿起手里的酒杯。欲和钝剑碰杯。突然多出第三只拿红酒的手。
  “不要忘记我,我也是和雨姐合作过的。祝贺新访谈成功!”草鞋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笑嘻嘻地站在我和钝剑面前。
  我们三人很开心地在一起干杯。我突然发现钝剑和草鞋这两个我都采访过的湖南益阳同乡有许多相近之处。年纪相仿,身上有种“霸蛮”精神,对自己的爱好都非常专注、执着,充满激情,责任意识非常强,和他们的合作是一种享受,都是既快又好。为了配合我的采访,他们基本没有保留地展示自己的人生历程的许多细节还有诸多的工作、生活照。
  我想起一段话:真正能够穿越时代而不朽的东西,其实是我们每个人的精神,一种专注而绝决的专业精神。这种精神,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只是看有没有勇气与毅力去坚守。很庆幸,我在钝剑和草鞋身上看到,在诸多优秀的个体中看到,在羊圈精英管理团队中看到。这是羊圈非常吸引我的地方。
  有时说我爱一个人,还不如说爱一个团队,一个集体,那这个人的确又是羊圈的载体。他就是草鞋,可能因为我和他交流得比较多些,在内心形成默契。每每我需要加酒时,他拎着酒瓶赶到。每每大家一起排队和我敬酒时,他总是排在前面。他就是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又顽固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包括后来唱歌、跳舞、吃夜霄。他是极少数几个留下来的人之一。
  凌晨两点,和色色、渴望他们吃完夜霄,草鞋摇摇晃晃地给我送到二楼房间,说:“记得把房门锁好,明天醒了联系我。”我不知他如何回去的。我的大脑很胀痛,想到会议已结束,便带着极为放松的心情沉沉地睡去。
  一觉醒来大约七点左右,头还很胀痛,我喝混酒了,红酒和洋酒的双重作用,让我头重脚轻。我就躺床上看微信,发微信。发现二号站长一大早就在微信暗送秋波,他问我今天的行程安排。“说好会见面的就会见面。”我对2号站长有点不耐烦。“我看你节目这样丰富,怕我没机会见到你。”2号站长在微信里发上一个委屈的表情。“等晚上和你联系。”不知我心里装着草鞋还是酒精让我疲惫,我不想和2号站长多说话。
  “对不起雨姐,我今天要去增城参加摄影培训班,不能陪你。”钝剑微我。“孩子一个月后就要中考,我这个当老爸的要全力以赴,所以不能尽地主之谊,下次再补。”老友孤独之王也给我留言了。“雨姐姐,我一大早陪我爸妈去香港了,不能陪你。”花花一脸地惭愧。“姐姐明天晚上走么?我陪姐姐吃饭。”一直在集训的阿丽在微信邀请我。还有好几个朋友的留言,我略去。我的好兄弟,好姐妹,其实雨姐姐知道你们有家有口,都特别不容易,我这次来广州,除了开会,就做好一个人行走的打算了啊。在草鞋来接我以前,我还接了初见的电话,他想周六晚请我吃夜霄。我知初见工作特别忙,去年因为“送精上门”的风波让他受“惊吓”,还有和2号站长的约定在先,所以在电话里委婉谢绝。在广州明显觉得自己分身乏术,广州的朋友有如广州的鲜花,太热情了!火辣辣地让我受不了!
  大约8点半左右,我给草鞋发微信,向他道早安。等我梳洗完毕,他过来帮我拎皮箱。草鞋的眼圈黑黑的,脸呈青色,一看就是缺觉的这种。看到他,我内心非常不安。
  “都怪我昨晚太high了!没有失礼吧?在众人面前。”我脸飞起一朵红云,低声问草鞋。
  “没有啊,挺好的啊!大家都很high.”草鞋一边喝水一边平静地说。
  “我这人酒一喝高,就喜欢抱人。喂,伙计,你有没有帮我统计过人数?”我突然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是人,都被你抱过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是从正面抱,还是背后抱。”草鞋淡淡地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我觉得有点心动。
  但头晕让我不得不坐在外面的沙发上,“钝剑后来也从了?还有你也让我抱过了。”我傻傻地问草鞋,像个失忆的病人。
  “是的,恭喜你心想事成了!你趁月黑风高,把钝剑抱了,一次。我嘛,肯定不只一次地被你拥抱。不过,挺享受的。”草鞋用柔和的目光看着我,充满怜爱。
  哎,谁让我是个充满霸气的女人。年轻的时候,我们努力,我们追求向上,我们让自己适应世界。作为舞者,就是要跟上音乐的节拍。中年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是我们的主场,在人生最辉煌的时期,对世界的掌控,对周围的驾驭,随心所欲。王者和霸气都形成了一个气场。感觉自己无所不能。谁我是个男女通吃滴中年期人类。
  “好啦,我的大小姐,别胡思乱想,我们赶坚出发吧。这离市区还远呢,要坐地铁过去。”草鞋看我坐着发呆,连忙阻断了我排山倒海的幻想,把我这个拖延症患者强行赶出番禺培训中心。他在前面拎着我的大红皮箱,下楼梯时,因为地刚拖过非常湿滑,他滑了一跤,也不知闪了腰没。我又是不安又是飘飘忽忽地跟在他后面,外面的大太阳让我更加晕眩,脚像踩在棉花上。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