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原创小说:情满珠江(7)

发布于2014-11-25 17:25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七、广州版罗马假日
  (一)、早茶,不得不品的风景

  草鞋走路像疾风,他走上好远不得不停下来等我。他让我想起孤独之王和我在丽江束河古镇的行走,王也健步如飞,不得不为我放慢步子。酒精还在起作用,空肚,感觉有些低血糖。我不知草鞋要带我去地铁站,还是去吃早点,他拖着我的红皮箱走在我前面,保持着一段距离。
  番禺较之广州的城中心越秀,要冷辟许多,从培训中心出来走了100米都没有看到有吃的地方。我忍不住叫住草鞋:“你要把我带到哪去啊?我走不动了!好想找个地方填填肚子。”
  “这一带,我也不是很熟,这不正在找么?”草鞋扭头看着我,小麦色的脸充满疲倦无辜的神情。
  他等我赶上来,又加快步伐,好比急行军,和我很快又拉开一段距离。难道这就是刑警雷厉风行的作风么?在草鞋身上仿佛挺难找出艺术家的浪漫气质。
  我挺无奈地跟在后面,心想:“要是胡师和我在一起走,肯定会和肩并肩的。”
  “草鞋,前面有几排房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我们在通往地铁站的路上发现三、四排店面房,我停下脚步。
  “好的,你在原地等我,我去侦查一下。”草鞋飞速地转回来往我指的地方走去。过了数分钟,他笑着向我招招手,说:“有吃的啦!大小姐,快过来吧。”
  “真的!”我这个吃货一听有吃的,立马两眼放光,走连带小跑,朝草鞋奔去。
  这是一个喝早茶的专业茶楼。9点多,正是喝早茶的好时光。大厅里、小池边、凉亭里,亲朋好友三五成群地在一起喝茶、吃点心,一付悠闲自在的样子。店伙计忙里忙外,为大家冲茶送吃的。一走进这个地方,我就喜欢上了。我和草鞋在大厅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草鞋问:“喜欢吃啥?”我说:“客随主便,你看着办吧。”其实我人都快瘫软,饿得前胸贴后背,饥不择食,嗷嗷待哺,但我努力维持做为知识女性的最后一点矜持。
  草鞋比我淡定许多,他点好早点,叫上一壶铁观音。一个银色的小茶壶在蓝色的炉火里滋滋地烧着水,只见草鞋将拿开水洗了两个茶杯,又将第一泡茶在两个茶杯过了一遍倒掉,而后泡后第二度,手法非常娴熟。草鞋让我想起我小说《抉择》里的男主人公李光明原型同事小顾,他也是非常老到地给我泡过三种茶:铁观音、金骏眉和大红袍。会泡茶的男人有说不出来的魅力,他们像好茶一样有经久不衰的韵味。
  一杯铁观音下肚,顿觉香味扑鼻,沁人心脾。约模五六分钟以后,皮蛋瘦肉粥是主打,青菜、肠粉、蟹煲、荞麦包…..精致的点心一样一样地呈上来,精致地我不忍心动筷,咔嚓咔嚓地拍了下来,一会手机,一会相机。
  “别忙乎了,赶紧趁热吃吧。皮蛋瘦肉粥解酒的。”草鞋为我盛了满满的一小碗,眼神里飘过一阵温柔的笑意。
  “好啊,好啊,我是饿坏了,再不吃,都要走不动了。这该死的酒精还在纠缠我啊。“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大快朵颐起来。
  “喝早茶是广州人重要的饮食文化之一。因为广州天气燥热,人特别容易上火,所以当地的人眼睛一挖开就要喝茶,从早上一起要喝到晚上。早茶是最为讲究的,铁观音、菊花茶、普饵茶、金银花茶….种类繁多,茶点的品种也丰富多样,有数十种可挑选。好友相聚或一家人周末在一起,可以晃晃悠悠地从早上吃到中午。”草鞋俨然是个地陪,如数家针般地和我说着早茶。
  “广州人好福气。江浙一带是没有早茶喝的,我们只有早餐,大饼、油条、汤饭等,胡乱对付就上班去了。”我喝着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带着无比艳羡的神情。
  “广州是个大城市,从喝早茶这个节奏看来,还是比较享受慢生活的。我都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这样坐下来,从容自在地聊家常。”女人天生话痨。随着有着神奇解酒功效的皮蛋粥发威,我的话也越来越多,迅速占领主导地位。
  “是啊,人生苦短,我们在赶路的时候,不要忘记欣赏路两旁的风景。人要学会舍得放下。工作嘛,能对付得过去就好。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我不会搓麻将,有空涂鸦几张、练练字,陪孩子学学国学,还有打打球,和朋友咪咪小酒,吹吹牛。”草鞋的话一直是温和的,他的气色较前也精神多了。
  草鞋四两拨千金的心态,我是学不来的。社会大学让他迅速成长。草鞋高中没念完就缀学,在好几个城市打过工,做过服务生、推销员、装璜工,后来南下广州拜师学艺,重拾课本,考上广州一所著名的艺术院校,接着考公务员进了警队,屡创佳绩。草鞋的优秀和帅气,让我早已暗生情愫。我此次广州之行,没料到受如此礼遇。我后悔没给草鞋带礼物。
  草鞋是一本挺有味的书,他一直给我淡定、低调行事的风格,但偶有些出其不意,就像这次他向家里老婆大人专程请假陪我一天。如果说我们去年第一次见面还比较陌生,那么在木棉花下的第二次握手中,得到加深印证。我是个热情如火的女人,草鞋刚好和我互补。
  “放下,说说容易,做做难。39岁那年,我放弃竞聘的机会,我觉得把仕途放下,但是我放不下对自己喜欢事物的追求。这些年,我一直在文学路上大步奔跑,有了灵感,我随时都有写的冲动。创作年龄很残酷,我想趁热多打几把好铁。”我夹着一块肠粉,感觉热血上涌。
  “雨姐,你的激情好让我钦佩。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不过,身体要当心,美女熬夜,快老。”草鞋为我续了茶,依旧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样子,但我能感受到语言的温度。
  我和草鞋描绘成都的宽窄巷,还有绍兴的八字桥….. 铁观音的香气在我们的海阔天空里袅袅婷婷地升华。要不是排泄的本能需要,我的屁股还会像钉子一样牢牢地盯在凳子上,不舍得挪开。我不知是依恋这把凳子,还是依恋这份感觉?
  我起身的时候,接到LOTUS妹妹(下简称小S)的电话:“雨姐姐,我大约啥时来找你?别忘了,我们约好今天晚上要去看广州塔的哦。”
  “哎,我昨晚喝断片啦,我都差点忘记这件事啦。我下午四、五点这样再电话联系你吧。“接到小S的电话,我如梦初醒。我差点重色轻友,忘记这件重要的事啦。
  “你去吧,我来买单,都十一点,我们该动身了,要不你想看的人文景点一个都看不上啦。”草鞋催我了。
  10分钟后,我们朝地铁站后出发。我包里装着两个荞麦包,脑子里还在回味着茶和点心的味道。
  草鞋依旧大步流星地朝前走着,和我保持着一段视线可见的距离。
  我想起日本小说家村上龙的小说《第一夜第二夜和最后一夜》,作为作家的男主人公和前女友一边享受美食一边聊天的情形,在最后一夜,他们在一起疯狂激情。小说的章节都是以法式大菜命名的。我把自己想成前女友,把草鞋想成男主人公。但是草鞋需要放把火烧得更热些。
  也许女人就是天生的爱情专业选手,而男人永远是业余的。女人对情爱的幻想通常是在饭桌起步,而男人对女人的试探也可以在饭桌上找到机会。
  这顿吃得满嘴流油且放松自然的早茶,仿佛并没有让我和草鞋擦出火星,昨晚好不容易有过一点肢体语言也被酒精瓦解得支离破碎。
  这走在一前一后的男女在接下来的行程中还会有故事吗?

  (二)、飘在云端里的情色
  填饱肚子,顿觉脚下生风,浑身有了力气。这次我终于有机会坐到广州的地铁,一补去年白色情人节晚上没有和飞机上认识的帅哥一起坐地铁的遗憾,只不过这次的男猪脚换成同行好友草鞋。女人总是富有幻想,不管是已婚还是未婚,总想在平淡的生活中炮制出浪漫的腔调,我真的没有信心,草鞋能不能配合实现。
  到了地铁自助售票机上,草鞋教我先确定要去的地点公园前,而后放了一张十元纸币吐出四元的硬币和一个比一元硬币大一些的黄色小圆牌,因为有过在上海和南京坐地铁的经验,我知道这个就是地铁票,换乘、最后出去都要用到。草鞋是有包月的这种卡,不需要买的。
  不知是因为刚撞上广交会,还是因为广州本身就是一座人口超过1500多万人的超级大城市,人特别多。购票处排起长龙,地铁过道中摩肩擦踵,地铁里也都是人。仿佛地球上的人全跑来参加广交会了。草鞋提醒我看好自己的包包,我有点不屑。我是老江湖啦。
  我们抓着扶手站立在飞驰的地铁上,地铁的拥挤并没有打破我内心的诗情画意,这是一趟通往春天的地铁,和心仪的人站立的距离只隔了一个皮箱。我多么希望草鞋能搂我这并不纤细的腰,哪怕拉一下我的手也好。哪怕是虚幻的幸福,有一分有一秒也好。
  想着,想着,不由红云飞上了脸,我抬眼看一下草鞋,他目光平静地望着远方,脸上并无太多表情。我有些气恼,但草鞋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我打算暗示他。
  “草鞋,你心跳又没有加快?”我笑着问他。
  “没有,和往常一样。”草鞋平静地回答。
  “我不信,让我来摸摸看。”我把手轻轻地按到草鞋宽阔的胸膛,真的没有发现异样。
  “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特别像电影《罗马假日》啊?只不过我太老了,做不成赫本演的安妮公主,但在我的心里你像派克演的记者一样帅。”我陶醉在自己的幻想里。
  “哦,是么?快来这坐吧。”草鞋打断我的幻想。
  我挨着草鞋坐下来,总算亲密无间。刚好就两个人的座位。我能感受到草鞋的体温,我闭上眼睛,把草鞋想像成以前热恋过的其中一位男友。草鞋则在我边上低头看手机……
  “雨姐,我们要换乘1号线去了。快下车吧。”草鞋总是这样无情地粉碎我所有和《罗马假日》有关的浪漫幻想。
  草鞋很尽职地牵着大红皮厢。我跟着草鞋流浪在人群里,对,一颗自由却有些压抑的心行进在这座陌生又亲切地大城市里。地铁道里人多,草鞋和我只能保持二、三步的距离,他时不时扭头看我。
  下车,又上车,我的心情也跟着起起伏伏。我们在另一趟地铁在门边找到站立的地方,草鞋把靠车厢有扶手的地方让给我,自己站在摇摇晃晃的结合部里。
  “你靠在我身上吧,这样站得稳些。”我怜爱地望着草鞋,脱口而出。
  “没事,有你的大皮箱可以依靠的。”草鞋一副淡然的样子。
  在广州火车站,有人下车,草鞋也找到有扶手的地方,和我紧挨着。
  “把你的手给我。”我莫名其妙地向草鞋发出指令。 “哦,我的手。”草鞋摊出他宽大的右手,一脸困惑。
  “要你的左手”,我用诡秘的眼光看着草鞋。
  草鞋只好伸出左手,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搞不懂我这个中年女人的花花肠子。
  “男左女右,我想看看你的手相。嗯。生命线很长,事业线一开始有枝叉,后来挺顺。感情线嘛,主线挺粗挺长,但中间有些细细的枝叉。说明你是个挺有异性缘的男人,但是你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家庭是你最看重的。”我摸着草鞋这只宽大刚毅布满青筋的手,感觉自己就像个吉普赛女郎。
  “有点道理。没想到雨姐姐还会看手相啊。”草鞋笑着抽回手,眼角微微有些细纹,有一种沧桑的男人味。
  天啊,我只是想摸一下他的手,胡编乱造地一通说法,还好没被他识破。我的心像撞进一头小鹿,砰砰直跳。
  大约共坐了四十分钟,我们到了公园前目的地。下车有两件事等着我们去做,买充电器和找宾馆。充电器在来的这晚拉在北京路的丽都酒店,总台电话联系不上。苹果这手机啥都好,就是不耐电。幸好观管带着充电器,让我的手机持续一晚。但坐地铁时已经是“马航失联”。从培训中心出来就没有住的地方,我谢绝东道主朋友要帮我订的好意。有草鞋在边上,我想总能找到的。
  从公元前下来就是越秀区一带比较繁华的地方,太阳还是火辣辣的。草鞋在手机上打开去哪网站,迅速寻找,范围就在靠着越秀公园一带。地铁站口就有一家商务酒店,600多元一间的标间都已客满。哎,这要命的广交会。我们继续朝前走着,路过一家手机配件店,买到原装的充电器。种瓜得豆,我马上用充电器电线,把手机和充电宝连起来。
  手机上有两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一个电话和短信都是明站发的。明站问我明天中午是否有空,想请我和园地的几个老友一起吃饭。还有一个电话是2号站长打的,他还在微信留言:希望可以早点见到让我心动的美女作家。我给明站回电话接受邀约,给2号站长回微信:我说到做到,只是行程太满,要等到晚上。
  “雨姐姐真是个大明星呢,档期好忙啊。”草鞋擦了下额头的汗,笑眯眯地看着我。
  “是啊,广州的朋友太热情啦。就拿你来说吧,主动放弃休息天,陪着我满大街转,让我过意不去呢。”我也直淌汗,感觉自己像个刚出笼的包子,热气腾腾。在广州一天出的汗比外面一礼拜还多。
  “尽地主之谊,是本份呢。”草鞋一脸谦和。
  草鞋的热情打乱我的旅行计划,我原来想在周六一个人自由行走一天,不为艳遇,只是想比较自我地感受游走未知世界的细腻感觉。就像徐志摩说过:“单独是一,个耐寻味的现象。你要发现一个地方(地方一样有灵性),你得有单独玩的机会。”
  但草鞋的出现也给我带来惊喜,我第一次有机会和草鞋独处这样长的时间,我发现草鞋的真诚和恬淡之气,像一杯香气清远、清热解毒的菊花茶,这样的茶往往可以品味得更久。
  我一边想着,一边跟草鞋继续找地方。我们走到汉越王墓博物馆,这是我行程里必去的地方。博物馆边上有一家宾馆,难得还有空房,300多元一间标间,价格也可以接受,我喜出望外。
  “这不能住。”草鞋拉着大红皮箱往外走。
  “我都快走不动了。为啥有空房还不能住啊?”我急急着追上草鞋。
  “这是一个2000多年的古墓,阴气太重。墓地边上的宾馆,你想能住么?”草鞋的表情非常严肃。
  “是啊,我咋没想到呢?”我吐下舌头。
  “我多年前在拐角的这条小路上住过。我们去前面看下。”草鞋的眼神里掠过一丝忧伤。
  这是个有故事的男人,但有些故事,他不说,我就不问。通过一年多的交流,特别是今天的相处,我慢慢了解他的性情。
  走了五、六分钟,就走到这条小路,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祥福路,边上有家祥福大酒店。附近树木青翠欲滴,鸟语花香。边上还有一个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纪念馆,高先生1923年创建的春睡画院就在此。草鞋欢喜地拍着纪念馆门前的景物。当时急着找宾馆,我居然忘记陪酷爱画画的草鞋参观一下。但祥福大酒店和我无缘,又客满。
  我和草鞋悻悻地走出酒店,我感觉头晕,筋疲力尽。
  “现在,要么去马路对面的全季酒店看一下,那还有400多元的套房。要么,打车去解放路看看。”草鞋看着手机的信息,向我建议,他脸上也露出疲惫的神情,但声音依旧温和。
  “就全季吧,我真的走不动了!”又热又累又饿的我说话快拖哭腔了。
  数分钟后,我们穿过马路,我惊喜地发现我要去的越秀公园,而全季酒店就紧挨着公园。
  全季酒店是一座闹中取静的酒店,服务员是个大帅哥,态度非常热情周到,客人也比较少。他要求我们出示身份证。
  草鞋忙说:“不是我住,我是陪朋友来的。”
  我恨恨地瞪了草鞋,心想:“不要说得这样明白啊。我当然知道你五点前要回家吃晚饭啊。”
  草鞋提供情报准确无误,的确只余下一个套房。当服务员帅哥提出是否要看下房间,我说不必。他还提示我做张免费的汉庭快捷会员卡,可以享受折扣,虽然只有10多元,感觉挺好。
  我和草鞋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到七楼,一打开房间,客厅一排宽敞柔软的沙发在迎接我们,房间里是我喜欢的2米的大床,满墙的落地窗让越秀公园满眼的绿色都飘了进来。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找到满意的房间!”我放下手中的包,关上房门,欢呼道。
  “这环境真不错。”草鞋也欣喜地打量着屋子。
  “我终于可以抱你了。”我一把扑到草鞋怀里,紧紧地抱住他。
  草鞋一反地铁里的冷淡,任由我抱着,任由我发泄惊喜、压抑的情绪。
  “我的大小姐,我们接下来要看景点、吃中饭了哦。“大约数分钟后,草鞋轻轻地推开我,柔柔地提醒着。
  “好的,好的,你喝一下茶,让我梳洗下,我们继续上路。”我如梦初醒,恢复了理智。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