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原创小说:情满珠江(8)

发布于2014-11-25 17:25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八、请你和我一起穿越到古代 
  左边是情色,右边是文化,在我认为这是两件并不矛盾的事物,有时还相辅相成。有帅哥画家陪着远道而来的美女作家欣赏广州当地文化风物,多少也是件浪漫的事。
  因为周四晚我就做了功课,草鞋就依着我的想法,第一站从越秀公园开始。就在全季酒店贴隔壁。经过短暂的梳洗调整、我把草鞋打包来的两个荞麦包子全填进肚子,我的精神又开始抖擞起来。
   公园相比地铁站人流量不算太多,树林茂盛,鲜花盛开,处处有着春天独有的芳香,让人心旷神怡。公园进去是一个小小的斜坡,没走几十步,就看到广州的一个 地标性建筑:五羊雕像,只见一只傲然屹立的老山羊带着四只低头吃草的小山羊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广州别名羊城,想必有这五羊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你会在镇海楼里找到答案的。”草鞋笑着告诉我。
  “人一定要走出来啊,出来处处有惊喜,有收获。”我跟在草鞋后面,东拍西看,像个孩子,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啊,广州居然也有这样古老的城墙。”我们在去镇海楼的路上看到一大截蜿蜒盘曲的古城墙。我还发现有两株树是斜长在城墙上的,粗壮的根须一根根裸露在城 墙上,就像巨龙的爪子一样遒劲有力,向我们展示植物不可思议的生命力。这是我在别处没有看到过的震撼。我不知这两棵树长了多少年了,它们的存在见证了岁月 的沧桑和悠远。
  说起城墙,我不得不打开话匣子,我台州老家临海有明长城,号称江南八达岭,是北京明长城的鼻祖。是戚继光主修的,主要 用于防洪作用。南京也有明长城,像中华门一带保存完好,想必是用来抵御外敌入侵的,因为看到城墙前的护城河。广州长达千米城墙不知用于做啥的?据查史料, 这是从宋朝的基础上明朝伸展到越秀山上的。从镇海楼前的一排炮台推测也是用来抵御外敌入侵的。想必在鸦片战争时期这还有过恶战。
  走过城墙,我们就到朱红色的五层楼——镇海楼,广州博物馆所在地,也就是去年一直心仪但未成行处。看到镇海楼庄严肃穆的建筑,我想起宁波的镇海区招宝山上,也有像广州这样的城墙和炮台,看来在海防前线,这都是需要重兵把守之处。
  听草鞋介绍,镇海楼又名望海楼,在这望得到美丽的珠江,是广州著名的高层古建筑,建于明洪武年。在1928年被作为广州博物院一直到今。亲们如果来广州,我觉得陈家阁、镇海楼这样有岭南代表性文化的建筑必须要参观下。
   给我印象较深的是镇海楼西的碑廊。这放着历代的碑刻作品,草鞋喜书画,所以看得格外仔细。我们同时在周朝的石鼓文前站立,石鼓文刻于公园前770年,是 我国现存最古老的石刻,我们还发现秦朝的石刻。这些碑刻证明广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古老历史,早在2000多年前,秦始皇就在岭南设南海、桂林、象三郡, 番禺(现在的广州)成为南海郡治所。还有块“贪泉碑”比较醒目,它立于明朝,碑首刻着晋代广州市长吴隐之的诗:“古人云此水,一插怀千金,纵使夷齐饮,终 当不易心。“他的意思是,人的贪不贪和水无关,和人心有关。吴隐之是个清官,所以当地老百姓到现在还在纪念他。
  镇海楼前一对明代的石狮子非常憨态可鞠,我和草鞋为这对狮子的公母争执起来,因为这两只石狮子不像我们在别处看到有一只是拿着绣球,还有一只是跟着小狮子的。
  “别争了,男左女右。狮子和人一样,左边是公的,右边是母的”,草鞋一锤定音,我不吱声了。
   平心而论,草鞋是个挺绅士的男人,他肩膀上扛着两个包,一个当然是我的,他知道我有肩肘炎。他把我的相机挂在脖子上,随时听候我的差遣,有时一边是相 机,一边是我的手机,忙着给我这个自恋的女人拍照,我后来看看自己的脸像关公这样红,像八戒这样巨肥,难为草鞋还一如既往地为我鞍前马后地服务。
   到了望海楼第一层,我果然发现自己想要的答案,在一幅巨大的油画《五羊传说》里。据广州大学一年级的导游志愿者美妇小应介绍:大约在周朝时,广州连年灾 荒,田野荒芜,农业失收,人民不得温饱。一天,南海的天空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并出现五朵彩色祥云,上有五位仙人,身穿五色彩衣,分别骑着不同毛色口 衔稻穗的仙羊,降临广州。仙人把优良的稻穗赠给了广州人,并祝愿这一地区永无饥荒,祝罢仙人腾空飞逝,五只仙羊化为石羊留在广州山坡。从此,承仙之愿,稻 穗飘香,年年丰收,广州便成为岭南最富庶的地方。这就是广州有“五羊城”、“穗城”、“羊城”名称的由来。
  我特别喜欢一个地方的传 说。就像我到了济南听到大明湖的青蛙为何不会叫一样,热心的济南人不只一次地告诉我,我照样听得有滋有味。在第二次来广州,听到和广州相关的美丽传说,我 对这座充满浪漫文化气息的城市更加膜拜。如果谁还和我说广州是文化沙漠,我一定要拉他来广州博物馆看。
  广州博物馆有五层,小应尽管是免费导游,但给我们讲解得特别仔细,我感觉和草鞋穿越回古代,在秦朝,南越王时期的西汉、还有五代十国时期的南唐等朝代游走。感觉自己就像汉代里云鬓高耸、长袖飘飘的玉舞者。
  我还从南越王世系表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第一代王南越武帝赵佗在位67年,活到100多岁,因为他太长命了,以至他儿子等不到他让位便先走一步,第二代王南越文帝是他的孙子赵昧。也就是我们博物馆后第二站要去的西汉南越王墓的主人。
   我在博物馆还发现广州是一个重要的港口城市,号称南大门,不管在海上丝绸之路时代,还是在鸦片战争以后沦为五口通商口岸,广州都创造了辉煌的海洋事业, 而且得风气之先,形成大气、务实的城市风格。宁波和广州有许多相近的地方,都是著名的海港城市,都在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上,但是繁盛的商业城市,因为过于突 出的商贸地位往往让人遗忘它们背后厚重的人文历史。所以有必要有人在不断地提醒、忆起。广州和宁波一样,早在数千年前,先民已经有在珠江流域活动的痕迹。 我在义务导游小应建议的留言本上写着:“广州的文化博大精深,历史源远流长,需要有人不断地去宣传和挖掘,感谢你的精彩介绍。”草鞋在我认真书写留言的时 候,悄悄地拍下这一刻。
  后来,我和草鞋登上镇海楼的最高处,极目粤天舒。我们惊喜地发现楼前有一株高大的木棉树,唯一的一朵火红的木 棉花还在怒放。“明年等木棉花盛开的时候,我一定要来这多拍几张照相。平时忙于工作,压根不知镇海楼前有这样好看的木棉花。”看着草鞋惊喜的神情,我觉得 他像个孩子。男人一半是孩子一半是男人。他有孩子般的可爱和脆弱,也有男人的力量和担当。
  的确如草鞋所说,当我们把生活的节奏放慢, 观察到的事物会高清许多。镇海楼前有一幅清末才子写的楹联让我记忆犹新:“千万劫,危楼尚存,问谁摘斗摩霄,目空今古;五百年,故侯安在,使我倚栏看剑, 泪洒英雄。”楹联写得气吞山河,又有道不尽的沧桑。一座镇海楼,写出2000多年广州的风起云涌…我终于填补上去年的遗憾。
  镇海楼边上还有几个城市联展的海上丝绸之路展出,我们只作匆匆一瞥。一个“海不扬波“的牌坊图片让人似曾相识,原来这是南海神庙边上的一块牌坊,康熙御笔,大约是海镇波宁之意。羊圈有一才子的ID就是此名,我深觉其眼光的敏锐。
   从广州博物馆出来都快三点了,我们在越秀公园附近用了较早花简单些的中餐。可能因为前一晚喝酒过量没休息好,加上在镇海楼精看耗了许多元气,所以到西汉 南越王墓纪念馆,都已经体力严重不支了,头脑晕沉沉的,脚像灌了铅一样重,所以这个出土距今2000多年的古墓和诸多出土文物,我们基本是走马观花。审美 疲劳是件挺可怕的事。
  西汉南越王墓纪念馆门面特别大气,游客中老外特别多。草鞋在一个展点前说:“老外不远万里来中国看数千年前的宝 贵,而国人背着一麻袋的钱跑到国外买LV,买其他昂贵的消费品。”“的确,我们的国民精神和老外不能比。我们不能要求别人,但可以要求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喜 欢这些东东。”我回应草鞋。我和草鞋还为昧这个发音争论,他说读MEI,我说读MO。后来他同意我的意见。
  从西汉南越王墓纪念馆出来已经五点了,我们买的联票第三站中山纪念堂没法去了,离草鞋约定回家的时间也近了。
  “你陪我去高剑父纪念馆看下吧。”草鞋的声音弱了许多,但身上依旧背着两个包,我把照相机从他脖上轻轻取下来,包他不肯让我自己背。我就由着他。走了数十步,高剑父纪念馆也关门了,草鞋一脸怅然,我心里隐隐不安,都是因为陪我看点错过他喜欢的东西。
  “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回家了,不要让家人等呢。”我鼓足勇气催促草鞋。
  “恩,我把你送到酒店门口,再走。”草鞋咬了下嘴唇说,脚步慢了许多,在过马路的时候,他拉了我一把。
  酒店快就到了,当他打算挥手打算和我告别时,我从酒店的玻璃门又跑了出来。
  “我送你去地铁站,这样我过会和小S去广州塔也可以认个路。”我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好吧。”草鞋笑笑。
  他在前面,我在后面,我们一路走,一路说笑。对我来说,真的是强颜欢笑。
  我最害怕别离!相聚很短,思念很长。和草鞋这一别,下次相聚的时候可能要以年为计量单位或者更长。我们茫茫人生路上,有些人一别就是一生。我的大学同学和研究生同学中都有过早离开人世的,走出校门的离别成为永别。
  但是我不想在草鞋面前示弱,我在他的面前一直是个女汉子、大姐头。大约走了两站路光景,他到站了,我们握了握手,相约再见,他的手温热有力。我不敢拥抱他,怕我自己控制不了情绪,怕有熟人撞见给他添麻烦。
  “你到家给我报个平安啊。我会牵挂你的。”我的眼睛红红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硬是没流下来。”
  “好的,请回吧。其实你在身后一个地铁站也可以坐车的。”草鞋朝我笑着挥挥手,消失在茫茫人海里。我的心像被掏空了,失神地往回走。我才发现离酒店不远处就有一个地铁站,草鞋说的是真的,他为了和我多说会话,多走了一站路,我却蒙在鼓里……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