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详细内容

原创小说:情满珠江(9)

发布于2014-11-25 17:25   浏览次   作者:清明雨


  九、广州塔上风景这边独好
  当我还沉浸在和草鞋分离的失重时,小S妹妹打来电话:“姐姐,我已经快到越秀公园站,你来地铁口等我吧。”
  “好吧,我下来等你。”我在房间里洗了把脸,仔细梳理好长发,绑了个清爽的马尾,抹了兰蔻牌子的口红,喷了CK的香水,衣服来不及换,我就随手抓了块大红色的披肩式丝巾。还有带给妹妹的一个小礼物出门。
  小S在D站头出来,难怪我在A站头没有等到她。天晓得,一个地铁站还有这么多出口。10分钟左右,小S妹妹出现在我面前。她穿着素花有长长下摆的长外衣,和她中长的头发一起在夜风里飘荡,显得很清纯。因为忙着开会、和男人们搭讪,我真的没有太注意我身边的这个美女小妹。她鼻梁高挺,樱桃小嘴,一双如春水般的眼睛里仿佛锁进些许愁云,有如林黛玉般的气质,让人不由生出几份怜爱。她长得像电影明星张静初,又像小S,所以我就把我们这位法制版美女LOTUS(莲花)称为小S,我的微信和手机号上都是这样称呼她的。
  我和小S一见面就紧紧地拥抱起来,有时女人和女人之间的亲密反而比男人和女人之间要来得放松许多。
  “肚子都唱空城计了,要不,我们在附近吃好晚饭,再去登塔。”我挽着小S的手说。
  “好啊,听姐姐的。不过我们要抓紧时间,听说11点就关塔。这离广州塔还好远呢。”小S略显严肃地说。
  “姐姐是个拖延症患者,不过妹妹这样提醒,姐姐我自然会上好发条的。”我笑着把小S带到地铁站附近一家西餐厅,我送草鞋时无意发现的。
  西餐厅人少,音乐低低吟唱着《人鬼情未了》,印花的窗户,斑驳的灯光、高雅的花瓶、长四方的原木餐桌和缕花的靠椅都是我喜欢的。我和小S各自点了自己喜欢的牛肉土豆咖喱饭和红烧小排饭,还有热咖啡,我还要了红豆沙甜点,冰的。我看到她有点苍白的脸色,没让她一起吃。谁让我们都是女人。
  小S一边和吃饭,一边在电话里又是英语、又是粤语地说个不停,大约有20多分钟。她用她的咖啡碰了碰我的,说:“雨姐,不好意思,我是我们所里的外语翻译,有外国人发生啥事,都要来找我。所以刚刚有处理工作上的事。”
  “我都是从事出入境工作20年的老民警啦,外事无小事,当然理解啊。”我拍拍小S的肩膀。
  小S是个挺粘人的女孩,她和我并排坐着,边吃边聊,像个孩子。当我把丰子恺画的《小母亲》拿到她面前时,她惊喜不已。这幅复制品里有一个美丽的小妇女在灯下打毛衣,她的宝宝在边上玩球,墙角有只小黑猫在庸懒地打着盹。一种家的宁静、温馨跃然纸上。在平时聊天中,我得知小S妹妹还待字闺中,临时前去枫林晚书店买了这幅小画,希望小S妹妹早点做上幸福的小母亲。
  用完晚餐,我们以快走的速度往地铁站赶,此时地铁里的人已经没有像白天这样里三层外三层的了。夜晚里的地铁更加快速地行进在这个热闹的大城市里,小S像一只温顺地小猫靠在我的肩膀上。
  “姐姐,我能找到我命里的那个真命天子吗?”小S扑闪着她迷离的细长的凤眼,问我。
  “一定会啦!你长得青春又美貌,毕业名校,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而且人朴实善良,脾气温顺,你这么好的女生真的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姐姐,我真的有你说得这么好么?”小S眼里的愁云还像轻纱一样笼罩着她。
  “千真万确!姐姐如果是男人,一定要娶你回家。”我搂抱着小S,希望我的体温可以温暖到小S单薄的身板。
  从去年开始,我和小S有电话和微信聊天,渐渐地成为闺蜜级好友。她看了我去年写的《情牵珠江》,听我讲述来广州的奇遇。她听得目瞪口呆。在路上,我还在回应在微信里焦急等待着我的2号站长,我并不避讳地告诉小S,参观完广州塔后,我还有活动。
  “姐姐太有魅力了!难怪男女统吃!我一定要向姐姐学习,变得自信、强大起来。”小S明显被我煽情的话击中。
  其实我一点也没有夸大小S的想法,她真的是个漂亮能干的好姑娘,把时间略为紧张的夜游广州塔线路安排得井井有条,不知和她是法科生有关否?
  到广州塔下已经是晚上9点半,游人如织。“啊,迷人的小蛮腰我终于来见你啦。”没等我发感叹,小S就拉着我一路小跑,来到一楼大厅团购票换实际门票的窗口,那大约四、五个窗口,每个窗口都排起长龙,我和小S拿出平时练就的快速反应本领,兵分两路,排在相邻通道。过了10多分钟,小S比我先排到。
  我们拿到票又迅速找到上塔的电梯,但不能马上进去,排队,游客很多,这是中国景点特色,学会排队等待,这是旅行的必要功课。自从两上世博会,经过数小时排队参加中国馆以后,我发现我的耐心变得出奇地好。上到60多层楼时,中间还转了一部电梯。用螺旋式上升来比喻这次登塔过程是最恰当不过了!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人生的路上许多事就像登这个小蛮腰啊。”自我解嘲是我的强项。
  “姐姐,你说得真好。风光在险峰,许多事就像爬山,不爬到一定高度是欣赏不到独特的美景。“小S望着电梯外面越来越美的夜色,感叹。
  “是啊,比如写作就是一种孤独地攀登,登得越高,越难上,会有平台期,但是过了平台期,继续攀登,就会看到在山脚下无法看到的风光。”我望着小S秀美的脸庞,很享受和她的交流。
  就这样说着,说着,我们不知不觉来到450米高的塔顶,春风吹在身上有些凉意,小S单薄的衣衫被风卷得四处飘动,我连忙拿出我的红丝巾帮她披上。在我们排队登摩天轮的时候,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这个红衣美女。
  啊呀!我这个中年女人也觉得眼睛不够用!不知该细细欣赏这个披上红丝巾越发美丽的美女,还是鸟瞰珠江三角洲迷人的夜色。在这个心仪已久的广州塔顶上,清明雨同志显得特别忙碌,要坐450度的摩天轮,和小S妹妹细细欣赏风景,手机、照相机忙个不停;还有在450米观光平台上和小S妹妹摆各种POSE拍照,我们姐妹俩成为当夜广州塔顶一道不可缺少的风景。世界之巔,一塔倾城。但我感觉没有小S妹妹这样倾国呢。特别她披着红丝巾在夜风里微笑的照相,迷倒一大片微友,求勾搭、求介绍的男淫无数。啊呸!我才不舍得把如此冰清玉洁的好妹妹介绍给那些有妇之夫呢。男淫总是视觉动物,吃着碗里,盯着锅里的。
  有个朋友在我的微信跟了一段俏皮的留言。他是针对另一个没有去过广州塔的本地男性朋友说的:”女人爱看柱子,男人爱钻洞子,你没去过正常…”。
  是啊,我也赞同广州塔是雄性的,是一种古代生殖器图腾崇拜的延续。广州的整个城市都是雄性,和我们江南水乡里的杭州、南京等地相比,多了阳刚和大气,少了阴柔和秀美。广州因此也是我一直想着回去再回去的城市。
  我在忙碌的欢乐中,忘记了这个世界的存在,小S妹妹的脸上也飞起红云,她一直披着这块红丝巾,像一团红色的火焰飘荡在广州的夜空里。
  “美女作家,你回来了吗?我等你等的花儿也要谢了。”2号站长在连发我几条微信都没有反应的情况下,打了我电话,电话那端的他充满焦虑和疲惫。
  “啊呀!我差点把和他的约定给忘记了。”我接到电话大惊失色。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讲信义的人。
  “最后一班地铁是晚上11点,我坐地铁过来要半个多小时。你往回了一定要提前和我说啊。”2号站长的口气温和许多。
  “好的,不见不散。”我挂了手机,发现手表的指针已经无情指向10:35。
  小S把我和2号站长的对话都听到了,她马上拉着我往回跑。“是啊,我们玩得太忘情了,赶紧走啦。要不别说见他了,连回家都回不去了。”
  我如梦初醒,拖着实在已经跑不动的身体和小S穿行在赶着回家的人流之中,当然在塔关闭的最后十分钟里,拍到了它呈各种色彩傲立苍穹的美景。迷人的让人向往的小蛮腰就在这样带着无数遗憾的感觉中离开我的视线,但一直印在心里了。
  万幸,我和小S赶上最后一班地铁,时钟刚好指向11点。忙乱中,我又忘记给2号站长打电话了。我摸出手机,发现手机没电了 。
  “你有没有赶上最后一班地铁?今夜,你会不会来?”我绝望地疲惫地闭上双眼。
  “他答应要见你,肯定会来的。地铁没有,还可以打的。”小S妹妹安慰着我,让我的心情稍稍好转些。
  过了数分钟,我才想起要用充电宝给手机充电,充电宝还有一点微弱的电。它像我这个身体,在连续透支三、四天以后,快处于电量全部耗空的状态。
  过了五分钟以后,我迫不急待地打开手机,发现2号站长打过3个电话。并留了个手机短信:“我在路上了。你真的会见我吗?”短信时间为11:15。
  “啊,你赶上最后一班地铁啦?刚刚,我手机没电了。抱歉。“我连忙打电话过去。
  ”没赶上,但在出租车上了。我快到的时候打你电话。“2号站长恢复了有磁性的声音。
  “我被你的真诚感动!亲,不见不散。”我在微信给2号站长留言,顺便送了朵电子玫瑰。萍水相逢的陌生男女靠啥建立起对彼此的信任?我想唯有真诚、尊重彼此的感受。当然这点对老友之间的相处也适用。
  “这个2号站长真的是个讲信用的男人!姐姐,他值得一见。”小S非常支持我。
  最后的末班地铁人不少,但我和小S能找到座位坐下,我们两个有说不完的家常,谈工作,谈情感,谈文学,时光就在我和她放松交流还有我对2号站长的隐隐期待中流走.....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我先小S妹妹到站,夜风很凉,我不忍心要回我的火红丝巾披肩。
  “妹妹,希望这块红丝巾就像一团火焰熊熊燃烧在你身旁,给你爱、温暖和力量,你看到这块丝巾,就像看到雨姐姐在你身边,还有我和你一起登塔的快乐和所有说过的话。“我帮小S整理下红丝巾,握了下她的手,和她道别。
  看着地铁很快把这个火红的女子带往更远的地方,我后悔再没有好好地拥抱她,我追着地铁大声喊:“妹妹,到家不要忘记给我报平安。”
  不知她有没有听到,只看到她在车窗前不停地挥手。我的双眼有些模糊。在广州的最后一天里,告别成为主题曲,不得不去面对。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