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局外之人 > 详细内容

《局外之人》第五章 神来之笔(上)

发布于2015-11-05 12:30   浏览次   作者:张有石

  01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咚咚地敲门声吵醒了,开门一看是昨晚见过的齐姓汉子。我揉着眼睛跟他打招呼:“齐总,这么早啊!”
  姓齐的进门就说:“东西我给你们带过来了,龙哥呢?”
  龙哥光着身子从房里出来,也惊叹于他的效率,说:“老齐,咋这么早?”姓齐的把一个小包扔在桌上说:“你看看合不合适,我还得回去买菜呢!”
  我打开小绒布包一看,里面安安静静躺着十来颗漂亮的透明晶体,跟我想象中的钻石一模一样。虽然我以前也没见过真的钻石,但是这棱角、这光彩、这分量,实在是太符合一般人对钻石的印象了。每颗大小都一样,在日光灯照射下散发出晶莹绚丽的光芒。
  我大喜:“齐总,你不会是把家底都掏出来了吧?”
  姓齐的说:“都是人工造的,这玩意儿可不便宜,成本都得好几百块呢!”杨杰拿着这假钻石左看看又看看,说:“怎么会有人花那么多钱买真钻呢?人造钻石不是一样吗?”
  姓齐的又说:“这不是钻石,现在人造钻石还做不了那么大颗粒。这玩意儿其实是一种水晶玻璃,外行人根本看不出来。但是硬度没法和人造钻石比,所以千万不能拿它划拉东西。”
  我们连连点头,将这包东西仔细收起来。姓齐的说:“不管你们拿去蒙谁,总之不要说是我给你们的就行了。”说着就要走了。
  龙哥挽留道:“老齐,来都来了,吃了早饭再回去呗!”
  姓齐的说:“来不及,一会儿买完菜还得送孩子上幼儿园呢!走了!”说完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姓齐的走后我们又忍不住把那假钻石翻出来细细观赏。钱华提出了跟杨杰同样的疑问:“钻石也不过是自然界中一种矿石,怎么就那么值钱呢?要说审美需要,我看这假的反而比真的漂亮,而且要多少有多少!”
  我说:“钱老板有所不知了,东西都是死的,是人赋予了它价值。人当然是认为越稀少的东西越值钱了,就像拿破仑的铝碗一样,这就叫做物以稀为贵。如果钻石矿足够多的话,也可以像煤炭一样几百块买一吨。”
  龙哥说:“什么物以稀为贵?都是人自己编出来骗自己的词儿。要我说就是傻!这玩意儿既不能当能源,又不能当食物,也不能做武器。纯粹是人虚荣心作怪!”
  没想到龙哥竟然能说出如此深刻的话,我们都深表佩服。然后大家都不说话,集体面对这包假钻石发呆。虽然都是假的,但是我们都不由得在脑中把它等同于真货,展开了无尽地思索和想象。想象的内容都是,如果把这堆东西当真的卖了该有多好。
  早起的不仅是齐总,赵书贤也随即打来了电话。这家伙大概很久没有睡过好觉了,每次跟他说话总能感觉到声音里的疲倦。见这人又来催促,我忙说:“赵老大,钻石我找到了一些,你看什么时候见个面?”因为并不知道这批钻石的具体数量,我只含糊的说一些。
  他倒是对我这么早起感到很吃惊,说:“无利不起早,又憋着什么坏呢?”
  我能憋着什么坏?当然是把他忽悠出来然后逮这个王八蛋。听得出来赵书贤对我主动报告的态度很满意,他又问:“这事儿你们老板知道了吧?你怎么说的?”
  我愣了一下,老狗能知道什么?转而想起昨天老狗给我发的那条短信,我回答道:“没,还没跟他回电话。”
  赵书贤说:“那好,怎么说是你的事。总之有一条,你想发这笔财,得按我的规矩来。”
  我不明就里,哪管赵书贤怎么想的,嘴里只管说:“是是是!跟赵老大合作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他要愿意把账算在老狗这个莫须有的“老板”头上我自然是乐意的,也好保得晴晴无恙。
  赵书贤接着说:“还挺上道儿的!你们那老板也就是个人渣。把钻石照片发我。”说完就挂了。

  02
  挂了电话我们几个面面相觑,没想到前脚送来的道具后脚就派上用场了。虽然不知道老狗的臭名如何远扬到毫无瓜葛的赵书贤耳朵里,大约又是晴晴的功劳。当下没有条件跟晴晴统一口径,我只能顺着赵书贤的话说,尽量避免穿帮。
  然后我拿起假钻石就要拍照,杨杰赶紧阻止了我。他说:“别着急!大哥,你别用手拿着,要放在桌上拍。”
  我问:“为什么?”
  杨杰把那包假钻石放在桌上,摊开绒布袋,又把里面的东西拨弄了几下,说:“你拿在手上拍就容易看出来大小,跟你的手一比较就知道。”
  杨杰的表达能力有限,但我知道他的意思。用手拿着就等于给了假钻石一个参照物,钻石的大小万一跟赵书贤印象中的对不上号就麻烦了。我喜道:“杰子行啊!没考虑到这个关系。”我举起手机对着钻石聚焦,咔擦拍好一张。
  杨杰一看说不行,然后拿过手机对着假钻石东看看西瞅瞅,最终找了一个最合适的角度拍了一张。然后展示给我们看说:“不能正面拍,那样数量也太明显。要像这样,让画面有一点部局,有一点角度,有一点留白,又有点层次,才不容易看出钻石多少。”
  大约自杨杰加入我们这个“团伙”开始,一直没什么存在感,这回终于在他擅长的领域提出了具有建设性的意见。我们都认真地听着杨杰的谆谆教导,个个心悦诚服地点头称赞。但他没有骄傲,只是说:“嘿嘿!其实没什么,只是造型艺术里的一点小技巧而已。”
  我对这个兄弟,虽然说平时没少打击,但他能为我长脸,我也十分欣慰。我说:“不错,学了这么多年绘画,总算应用于实践了!”
  我把照片发道晴晴的手机号上,同时附上一句话:“如果方便,请发一张秦姑娘近照以示诚意。”要晴晴照片主要是慰劳杨杰,让他看看他的心上人没有缺胳膊少腿的,也好稳定军心。
  不 一会儿短信回来了,里面有一张晴晴的照片。她坐在一张椅子上面,表情宁静平淡。背后站了三个大汉,双手抱胸但没露脸。背景是一面白墙,什么地方也看不出 来。照片上的阳光从画面右侧照进来,晴晴的脸一半沉浸在温暖的色调中,阳光穿过几缕发丝,像是她的自带光芒。整个人看上去颇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气质,背后三 个大汉则不幸沦为保镖一类角色。唯一能看出她被人囚禁的是她的手始终放在背后,大约是被人绑住了。
  照片下面还附了一句话:“别耍花招,你不想这张照片成为她的遗像吧?”
  我看着照片上的晴晴,自言自语道:“秦姑娘啊秦姑娘,你到底跟他们说了些什么?要是你吹的牛我圆不回来就惨了!”
  龙哥不解道:“吹什么牛?”
  我 把我的推测讲了一遍。综合赵书贤的反应和晴晴一贯的机智,可以肯定的是她必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对赵书贤一伙进行了引导和震慑。众人都同意我的推断,我们 在想方设法营救她的同时,她也在积极为我们争取时间和有利条件。但关键是她到底怎么说的,这个问题没沟通解决之前,我们只能对赵书贤的话唯唯诺诺不敢否 认。
  她之前对龙哥的能量进行了适当夸大,这个尚可理解。首先要让对方有所忌惮,不能让一群外地逃犯在此无所顾忌。所以后来赵书贤跟我说话也带了几分客气,称没有委屈晴晴。可见她的一番恰当威胁起到了维持平衡的妙用。
  如今晴晴很可能把老狗抬出来了,到底是何目的呢?晴晴初到柳城,别的人也不认识,除了那个胖记者张天津,只有栽赃给老狗了。
  第一招先壮了声势,令对方不敢妄动。大肆宣扬龙哥的江湖背景,又让人相信了我们不会报警。第二招祸水东引,更直指老狗为背后老板,无形中又化解了赵书贤的 敌意,争取了歹徒信任。如果还有第三招的话,那一定是牵线搭桥,让赵书贤对老狗的敌意更胜一筹,从中挑拨离间,我们则再次扮演“合作者”的角色。
  细思之下,我才发觉晴晴的思路清晰异常,逻辑严密之极,对人心的揣度之准,实在是令人惊叹!更难得的是她深陷敌手而临危不乱,选择的思路恰恰也是我们忽悠张天津的案例。只要她前两招半一出,我顺着她的路数往下一琢磨,就能把她的想法猜得七七八八。
  众 人越听我讲,越觉得对路。然后纷纷感叹,秦姑娘以陷落之身,反而为我等起到了实质上的意见领袖作用。几个大男人不免有些惭愧,异地而处,龙哥大概会直接跳 楼逃跑,钱华定会滔滔不绝给人上法律课,而我大约只会找人用钱赎身。至于杨杰,他要是被抓,倒说不定会被人嫌弃地轰出来。然后他坚决不走,誓死要和晴晴共 进退,最终靠我们前去营救。
  我有些兴奋,对众人说道:“同志们!胜利路,路难行。挑拨离间好智计,晴晴用兵真如神!秦姑娘已经给咱指明了斗争方向,她在敌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该我们来完成这个计划的最后一环了。大家说说看,怎么阴老狗一把?”
  龙哥率先出主意:“这个好办!我找兄弟冒充赵书贤手下把老狗揍一顿,包那老狗气急败坏要找赵书贤死磕!”
  我一皱眉头,心想这什么馊主意。但是我不能打击龙哥的积极性,我说:“龙哥之计未尝不可,但是现在还不到使用暴力的时候。而且当前最重要的是老狗还不知道赵书贤这事,他还以为是几个记者找麻烦。”
  钱华说:“那也不难!就继续骗他说记者要跟他见面私了。只要他肯带着钱出现,坐实了购买赃物的罪,到时候连赵书贤带老狗一起抓!”
  我 暗道学法律的人就是心眼儿坏,但问题是见面就得穿帮。我跟他说记者要敲诈40万他肯定直接就怒了。工商罚款也罚不了40万,他没有道理出这么大笔钱来找人 进行所谓“私了”。于是我说:“钱老板好计谋,可是万一老狗直接跟电视台的眼镜儿秃联系那不就什么都落空了吗?他很有可能拿着眼镜秃或者张胖子的名片 的。”
  杨杰说:“干嘛要编那么多假话,直接跟他说实话不行吗?”我们齐刷刷白了他一眼。杨杰急道:“别着急啊!我还没说完呢!就说赵书贤有一批便宜钻石,让他去买钻石可以的啊!”

  03
  龙哥点点头道:“40万买一批钻石这倒是合理,不过他会不会轻易信你呢?”
  我笑道:“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据我所知老狗贪财无度,既小气又爱占便宜。我只要说这钻石值100万他保准动心,我要说值400万他非得哭着喊着要掏钱买。”
  龙哥又有疑虑:“老杨你不是说那公司效益不行吗?他能不能拿出这么多钱来?”
  我 想了想说:“应该没问题!老狗虽然为人吝啬品行龌蹉,但这些年积攒了不少银子,几百万身家还是有的。老王八蛋属貔貅,恨不得只进不出。这些钱都是从我们的 奖金、工资、罚款里抠出来的,该整整他了。”然后我想到另一个问题,我问钱华道:“钱老板,从法律角度讲,咱这个会不会涉嫌诈骗?”
  钱华挠了挠头说:“我也不太清楚啊!但是只要咱们不存在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应该不算吧?最多只能算不明真相的中间人。不算不算,肯定不算。”
  我说:“是了。也不一定真让老狗买假货。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有名有姓的真实的有钱人把赵书贤引出来就行了。完事儿根本用不着跟老狗解释什么。”
  想到此处我高兴地拍着杨杰肩膀说:“好兄弟,晴晴说得没错,杨杰之言,可堪一用啊!”
  杨杰喜道:“晴晴她说什么了?”
  我说:“昨天我们去医院找张胖子的时候,路上聊起你来着。秦姑娘夸你智勇双全英明神武,实乃当世奇男子。”
  杨杰闻言兴奋极了,抓着我的手不停摇:“她真这么说?她还说什么了?”
  我被他手抓得生疼,杨杰素来手无缚鸡之力,此刻爆发力惊人。我一把将其爪子打落道:“放手!她还说,目前暂不考虑个人问题。”
  杨 杰吃了我一掌,也不追究我后半句话的深意,当场陷入到无限憧憬之中,整个人已经开始飘飘然了。那表情就像刚刚吸食过毒品似,充满了幻想式的快感。我看到他 这个样子又于心不忍。其实晴晴对自己的婚恋问题说得清楚,杨杰是没什么指望的。但是我一高兴就胡编乱造了几句话夸奖杨杰,其实后面一句才是真话。人往往是 这样,见了谎言的美丽,就瞧不见真话的残酷。
  其实我还有一条没告诉他,那就是赵书贤一直以为我和晴晴有非同寻常的关系。虽然这个不是真相,不过还是比较残酷,我也自动省略了。让赵书贤维持这个误会是有必要的,至少能让他相信自己的筹码更重一点。
  大 家议定,不管公安局有什么措施,我们要主动配合警察同志办案。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配合办案。忽悠老狗这事,既属于“主动”,又属于“创造”,郑副局长没 理由不支持我们。吃过早饭就去忽悠老狗,把赵书贤引出来再跟公安局汇报行动。由我们主导的战役胜利了,这样将来大家在晴晴面前都才光彩些。
  众人略微收拾了一番,我也把脸上身上的污秽清理了一下,看起来不似昨晚那般狼狈了,但是身上被打的地方还是隐隐作痛。洗脸的时候我又把赵书贤八辈祖宗挨个问候了一遍,尤其是他手下那人喜欢打脸,到现在肿痛还没完全消退。
  正要出门,大门突然开了,进来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那汉子豹头环眼,眉毛粗得不像话,就这形象去演张飞李逵之类任务连化妆都省了。他进门后扫视了我们一眼,开口道:“小强,你起来啦?”
  我有预感,这人一定是龙哥他爹。只有这样威武的老爹才养得出龙哥这样生猛的小伙。
  果然龙哥说:“爸,你也起这么早啊?这是我几个朋友,昨晚在这儿住的。”
  他爹点点头,说:“好!”

  04
  虽 然他爹只说了一个字,但我敏锐地感觉到,他对我们这群人的基本印象算是打了及格分。因为有东哥的例子在先,我可以肯定他爹也没见过自己儿子朋友中还有像钱 华这样穿西装戴眼镜的斯文人和杨杰这样自带三分呆傻气质的大学生。只有我市井气息比较浓厚,但好歹曾经为人师表,还能看出来是正经人。
  钱华和杨杰忙不停地打招呼说:“叔叔好!”然后杵在那儿拗造型。大约跟朋友一起玩儿的时候,碰见家长总是一件比较尴尬的事。这种情况不分男女,太热情又实在没什么聊的,太冷淡又感觉不礼貌。双方都会觉得不自在。尤其是龙哥与他爹关系亦敌亦友,大家拿不准老头性格。
  幸亏我比较善于处理这类场面,我调门一高,上前开口道:“哟!您就是龙叔吧?久仰久仰!老听龙哥说起您,今天终于见到本尊了。您本人比传说中可帅多了!”
  恭维话人人爱听,尤其是上了岁数的人,全靠荣誉感支撑老年生活了。龙父听我夸他帅,老脸竟然还有一丝腼腆。他笑道:“哈哈!老了老了!”
  说自己老了的人,大多事业有成,至少略有小成。妻贤子孝,后继有人,才能在自嘲中带着自足,感叹一句老了。如果年纪一把,一事无成,还不幸把身体搞垮了,那只能叫做“废了”。
  我 顺势说:“老吗?说实在的,刚刚我差点以为您是龙哥他哥呢!就您这身板,我们三个加起来也不够比划的。早听龙哥说您威武雄壮,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啊!”我 这话也比较烂俗,但凡要夸一个妇女好看,就得说她跟她女儿像姐妹。我深谙此道,只不过移植到龙哥父子身上,效果是一样的。根据龙哥的年龄判断,老头也有快 60了。不过确实长得像40多岁的中年人,我这马屁也算拍到了实处。只是隐约感觉后面又有人作势欲呕,正在极力克制。
  先夸了他帅,又夸了他壮,老头挺开心:“那臭小子能说我的好话?呵呵!你们是小强的同学?”
  我上前握住老头的手摇道:“我叫杨达,您叫我小杨就可以了。”然后又指着钱华和杨杰说:“这个是钱华,资深律师。这个是我弟弟杨杰,青年画家。我们都是龙哥的合作伙伴,正准备一起搞个广告公司。”
  老头说:“广告公司好!小强大学里学的就是设计。我早就跟他说要干点正事,净知道在家折腾车。不过这孩子就是性子太直,嘴慢拳头快,不懂推销!”
  龙哥满头大汗地过来说:“爸,放心吧!老杨拿了国家八级忽悠师资格证,几百块的东西能当40万卖出去,吃不了亏!”
  老头惊讶道:“小伙子商业奇才啊!”
  龙哥怕我牛皮吹爆了,赶紧拉着我们往外走。说:“我们还有点事要办,先走了。”
  老头脸一黑问道:“小王八蛋啥事这么火急火燎的?吃了早饭再去。”
  我说:“这事挺急的!我们有一个项目被竞争对手劫了,现在正融资呢。要赶着去见一个投资人,争取点风投。”
  老头显然没听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感觉到这事挺重要。果断叫住我们,然后递给龙哥一把车钥匙说:“开我的车去!你们那车留下吧,我让大东帮你们洗洗。”
  龙哥有些发愣,正在犹豫要不要接钥匙。旁边的钱华大喜过望,一把抓过钥匙,连声说:“谢谢叔叔!”
  老头一挥手:“去吧!”

  05
  下了楼龙哥越发的蔫头巴脑了。我说:“怎么了小强?哈哈!”龙哥无限鄙夷地说:“交友不慎啊!”我知道他接下来无非攻击我溜须拍马不是好汉行径之类的,于是我先抢话道:“小强,这就是你不对了。说两句好听的让老人家高兴高兴有什么错吗?你看你爹多开心啊!”
  龙哥说:“靠!不许叫我小强啊!”
  我笑道:“小强听起来虽然说没有龙哥霸气,但那是令尊给你起的小名。身体姓名,受诸父母,你咋能嫌弃呢?”
  这时候东哥看见我们,他热情地招呼道:“都起了啊!这是去哪儿?没见上次那姑娘啊?”
  龙哥不知如何回答,含糊地说:“啊!好着呢!我们这就去找她!”
  东哥点点头:“对!多跟女孩儿接触接触!你也老大不小的了!”
  我有些不满,拍着杨杰的肩膀说:“东哥,那姑娘可是我们家的!”
  东哥讪讪地笑道:“都是兄弟姐妹,都是一家人!”
  杨杰对我的宣言很满意,龙哥直接就不搭理我了。大抵好汉们都是这样子,在外叱咤风云的江湖儿女,回家见了亲爹娘也得装乖宝宝。这并没有什么错,但是被人瞧见了总是有损威风的。龙哥一言不合就跟人动手的作风,在东哥和他老爹面前全然不见。这点他不能不认怂。
  钱华对我竖起大拇指,啧啧称奇:“老杨你太厉害了!没想到你几句话能把大奔忽悠到手。咱今天终于可以体验一回大奔的感觉啦!”
  我正色道:“钱老板此言差矣!那是龙老英雄慷慨仗义,支持龙哥的广告事业。怎么能说是我忽悠的呢?”
  杨杰说:“大哥你说咱们要真的能搞到钱,合伙开个公司也挺好的。我就不用找工作了。”
  我说:“那是,到时候我就是首席忽悠官,晴晴当首席阴谋官,龙哥可以当首席斗殴官。出了事还有钱老板,首席诉讼官。”
  杨杰问:“那我呢?”
  我笑道:“让你当晴晴的首席新郎官如何?”
  杨杰喜道:“好啊好啊!”
  龙哥不屑道:“好个鸟!新郎官还有首席的吗?任期几年呐?老钱车钥匙给我。杨杰兄弟,我跟你说你千万别听你大哥胡说八道。他这人,就一个字,坏!”
  钱华恋恋不舍地把钥匙交给龙哥说:“你跟我争什么?我好不容易开一回,你爸的车你还新鲜吗?”
  龙哥打开车门一屁股坐进去说:“废话!我也是头一次开!”
  这车马力230匹,起步迅猛。即便是坐了四个人的情况下也爆发力惊人。龙哥一脚油门后大喊收不住,车低吼一声窜出了出库。我们直叫慢点慢点。龙哥嘿嘿笑道:“六缸的车就是不一样!自动挡的弹射起步我还玩不好,不然吓死你们。”
  我说:“你敢!你老爹就在楼上,你敢烧胎试试?不然打死你。”
  龙哥哈哈大笑道:“腾飞车行,我最猖狂!”我们都对龙哥表示了鄙夷,刚才在他爹和东哥面前丝毫不见这人有任何猖狂可言。
  因 为是后驱车的关系,车中轴隆起很高。我很有先见之明地选择了坐前排,一般情况下龙哥开车副驾驶都是我的位置。钱华没能抢到开车的机会,结果副驾驶又被我占 了先。但他的兴奋之情仍然溢于言表,不停看看这摸摸那。我相信不让他开车是对的,否则他一旦开过大奔,怕是对自己的富康绝难再爱。人有七年之痒,车恐怕七 天就痒死了。所以说不仅人生,车生也要如初见才好。一个肉欲,一个物欲,都是欲望。
  果不其然,钱华按捺不住问道:“龙哥,这车多少钱?”
  龙哥说:“这其实也是一辆二手车,没多少钱。我爹前年从一个破产老板手里买的,一直没舍得卖出去,就留着自己开了。”
  钱华说:“二手的我也不嫌弃,到底多少钱?”
  我插嘴道:“钱老板,嫌弃也轮不到你啊!怎么说得你要买似的?”
  龙哥笑道:“新车我不知道,反正我爹花了不到20万就收了。”
  钱华咋舌道:“20万啊!那够买20个富康了!”
  我回头说:“富康我也不嫌弃,你把你车送我得了。”
  钱华摇头道:“嘿嘿!糟糠之车不可弃,再说我那车还能烧天然气呢!”
  我又笑了。要灭欲望很简单,足够穷就可以了。钱华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这无可厚非。就像我以环保为由还骑着电动车一样,总要让自己心里平衡稳定。骑自行车的还号称能健身。
  当然也有越穷欲望越大的,比如晴晴。她始终没有放弃过做传销帝国女王的想法。而这个就不能叫欲望了,得叫梦想。梦想和欲望的区别就在于规模大小,比如龙哥想睡小姐,这个就叫欲望。如果他想睡女明星,这个就叫梦想。
  龙哥并不知道我此时在心中拿他做了个猥琐的比喻。他潇洒地把车停在一个小吃摊旁边,还没下车就大声嚷嚷:“老板,四个豪华全餐。”

  06
  龙哥是极有主见的人,点菜从不征求同伴意见。连续几天来我们已经习惯了他这个习惯,因为同时他还有另一个习惯——习惯买单。
  我们齐齐下车,坐在一张小桌前。摊主并没有因为我们开着奔驰来就对我们刮目相看,简单对龙哥说了句:“阿龙来这么早啊!坐。”
  这家小摊是卖面的,我们很好奇一个卖面的摊子有什么豪华全餐,无非是多加鸡蛋多加肉之类的。
  少顷,我们的早点上齐了。陆陆续续端上来二十几个小小的碗,每个碗里分别有一点点面、馄饨、饺子,大约是一两的分量。然后又上来一碗蒸蛋、一碗清煮蔬菜、一叠泡菜。这就是所谓的豪华全餐,满满当当桌子都快摆不下了。众人食指大动,呼噜呼噜吃将起来。
  边 吃东西边商量如何对付老狗,大家化悲愤为食量,吃毕早饭,众人都饱得撑不下了。龙哥大方地把车钥匙给了钱华,钱华乐不可支地跳上了驾驶座,副驾则换成了龙 哥。钱华小心翼翼地带着我们往南城走,一路上都很顺利。只是到了桥头的时候,车猛地一顿,我和杨杰直接撞上了前排座椅靠背。
  钱华尴尬地说:“不好意思!换挡的时候老想踩离合。忘了这车没离合,踩到刹车上去了。”
  很快钱华就被赶到副驾驶,换成我开。理由是即将到达老狗的公司,该让我充大尾巴狼了。短短一截路,连换三个司机,说不清是车为人服务还是人给车打工。我没有进停车场,直接开近大楼门岗,狂按喇叭。
  一般外来车辆是不许开进大楼的,我自忖是熟面孔,何况又开着奔驰,哪有不开进去的道理。正巧值班的保安还是老刘,他没有升起拦车杆,而是晃晃悠悠走过来。奔驰固然满街都是,但那要看是谁开了。比如我开着,出场效果就不一样。
  我把车窗降下说:“刘大爷,是我。”
  老 刘果然被我震惊了,嘴巴张得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喉咙。他可能实在没办法把我和奔驰车联系在一起,老半天才说了一句重要的话:“小杨啊!你,你还欠我65 块存车费呢!”老刘还记得那65块钱,看来他的头脑始终是很清晰的,奔驰的震慑效果也就维持了那么一小下。而我则成了开着奔驰的孔乙己。
  我回头说:“龙哥!”
  龙哥小声骂了一句,利索地摸出一百块钱递给老头。虽然龙哥肯定在肚子里咒骂我,但是我也能忍了,反正我是连一百块都掏不出来。我心里暗自想,回头得好好捧捧他,不能再把仗义疏财的龙哥损得一无是处了。
  老刘收了钱,了呵呵地给升起了拦车杆。我莫名其妙想起一句古话,此路是我开,此杆是我栽……
  这 个时候才八点刚过,还没到上班时间,不过我敢肯定老狗早就来了。抓迟到的员工一向是老狗最喜欢干的事,因为这个任务完成得好可以给他省不少钱。据我所知老 狗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也没包二奶,可以说是一个物欲很低的人。但此人爱财如命,所有心思一半是在敛财上,还有一半是在弄权。责罚员工这种既能省钱又能满足 权威感的事,他当然乐此不疲。
  不过进了办公室首先看见的却是小莫。整个办公室就她一个人,我们也没法看见别人。她正在一笔一划像写字般认真拖着地,因为是背对门口倒退着从里往外拖,她也没发现我们。
  我大喝一声:“小妞,你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拖把,给哥哥们倒几杯水来!”
  小莫回头一看是我,喜道:“杨哥!你怎么来了?”
  杨杰难得地主动上前跟女孩儿打招呼:“同学,我也来了!”
  小莫瞧见杨杰,欣然说:“同学,你也来啦?”
  我好久没有听到“同学”这个亲切的称呼了。还依稀记得从前我上学的时候,人们都叫我小同学、同学,后来大家叫我小伙子,再后来叫我大哥兄弟之类,然后逐渐有小同学开始叫我叔叔。直到最近一次我在汽车站买票,那买票的小妹对我说:“没票了,师傅。”
  这就是我的成长史。
  我惊奇道:“你们俩是同学?”
  小莫说:“是呀是呀!怎么同学你没跟杨哥说吗?还是根本回头就忘了我这个同学?”
  我心道杨杰眼中除了那个搞传销的姑娘哪里还有你这女同学,何况小莫虽然清纯可爱,但是论姿色却是不及晴晴的。不过让我二选一的话,我还是会选小莫。大概像我这么聪明的男人对秦姑娘那般城府的女人天生就有排斥感。然后我又暗骂自己胡思乱想不务正业,这时候还有心思想入非非。
  小莫那话本是问杨杰的,但他期期艾艾说不明白。我替他回答道:“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两三句说不清楚。我们是来找老狗的,他来了么?”
  小莫看着我身后一脸煞气的龙哥,吓了一大跳:“杨哥,你们是要来报仇吗?”
  我就知道让龙哥跟着来会是这效果,把人小姑娘都吓着了。我赶紧指着斯斯文文的钱华说:“没!这是我的律师。我们是来找老狗谈生意的,不挑事。那个是我保镖,你别怕!”
  龙哥一脚把我踹飞,急吼吼说道:“老杨你不装逼能死啊?小妹妹别怕,哥是好人!”
  我揉着屁股说:“一般说自己是好人的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哎哟我这屁股被你踢得……刚刚那一百块就算是赔我的医药费了!”
  钱华上来彬彬有礼的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姓钱,这位姓龙。我们都是老杨的朋友。”然后伸出手来。
  小莫伸手跟他握了一下,大概刚出校门的女孩儿还不太习惯钱华太过正式的招呼方式,又把手收回来对龙哥挥了两下说:“嗨!我姓莫,你们叫我小莫就行了。”
  龙哥笑道:“原来你就是小莫。老杨英雄救美救的是你呀!”
  小莫的脸唰地就红了,小声道:“不是不是,我可不是什么美女。”
  我说:“是是是!你绝对是美女,哥好不容易当回英雄,你必须得是美女才行!”
  一众人等都笑了起来。小莫说:“老板还没到,你们先坐一会儿。我烧了水,给你们泡茶喝。”

  07
  我坐在原来那张办公椅上,跟龙哥两人抽起了烟,听小莫讲新近发生的事。
  当天我被扫地出门之后,群众的心情都有些阴郁。大约人人自危,都在担心自己在这个公司不得善终。而且老狗当众宣布年终奖取消,工作积极性严重受挫。老狗终于觉得高压政策不可长继,这两天对手下员工宽松了些许,具体表现就是连续两天没有查岗了。
  昨日下午,杨杰按我交代的来到办公室找小莫。两人年纪相仿,同事们也不疑有他,只当是大学同学或者是正在搞对象的小情侣。
  因 为老狗好附庸风雅,又要搞所谓企业文化,在墙上挂了几幅水彩画。画的内容我熟得不得了,是几个少数民族少女围着一个解放军战士慰问,主要表现军民鱼水情。 我为此还夸过老狗与时俱进,他虽然没学会解放军的现代化后勤保障建设,但是至少已经懂得把白发苍苍的老大娘换成婀娜多姿的少女。这幅画就挂在我的办公桌背 后墙上,正对着门口,杨杰一进门就发现了这幅画。
  这时候他身处陌生环境中,本能的找了一个可以安放视线的地方以逃避和他人的交流,于是他紧盯着这幅画上的少女看。小莫便问他是不是懂画。杨杰说那当然,亮出自己师大美术学院毕业的身份。
  小 莫欣喜的告诉他自己也是师大毕业生,不过是在工商管理学院。两人一攀谈,竟然还是同一届的,就在前几个月才走出校门。小莫到了这个公司后每天在一群*** 中来来回回,不得不装作勤勉的样子讨好周围一切生物。难得见到个同学,恰好杨杰的气质还属于那种天然无害的呆傻类型。于是两人越聊越亲热,浑然忘记我交代 的事情。
  终于有人发现这两人其实之前并不认识,似乎还有着什么秘密勾当。而且杨杰别处不去,偏要坐在我的位置上。那小人突然意识到表忠心的时候到了,赶紧偷偷报告了老狗。
  可见这个社会上并没有真正的道义。大家心里或许觉得道义是应该有的,然而落实到行动上还是觉得利益比较重要。打一个离职人员的小报告能换来老板的嘉许显然很划算。
  随后老狗霸气登场,小莫慌忙把东西塞给杨杰让他走。杨杰虽然反应慢,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一溜烟落荒而逃。这一幕太让老狗狐疑了,他声色俱厉地逼问小莫有什么阴谋。本来小莫也不知道我的主意,只怪杨杰跟人一聊就什么都说了。小莫支支吾吾半天撒不来谎,最终招了。
  当时小莫以为自己很快就要步我的后尘了。小姑娘年纪虽小,却比某些老家伙硬气许多。她对老狗说:“老板,你开除我吧!”
  不料老狗一反常态地对她进行了安抚,并且说:“你能对领导坦白,这个态度是端正的。只是你太年轻,受了杨达的蛊惑才犯错误。我是那种专横独裁的人吗?允许人犯错误也允许人改正错误嘛!下次杨达有什么动向要第一时间向我报告,明白吗?去吧!”
  老 狗的话虚伪得一塌糊涂。小莫跟我们描述这段情节的时候我都差点听吐了。领导我也算见过了,郑副局长说话都没这么多官腔,老狗一个私营企业主总把自己角色当 国家干部实在是让人恶心。此人最喜欢搞专制独裁那一套,还要假惺惺作出一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样子,尤为令人不齿。
  龙哥都忍不住抨击道:“你们这老板说话也太恶心了!简直比老杨还恶心!”我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随 后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老狗以为我要揭他老底,终于放下身段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表示愿意和谈。那个时候我和晴晴已经被赵书贤抓了,直到晚上才看到这条短信。 因为忙着想招对付赵书贤,一直没空理老狗这点破事。这么久没联系老狗,不知道他会不会心急如焚。等会儿四目相对,又不知他是喜还是忧。反正今天我背后文有 钱律师,武有龙大侠,耍无赖我大不了亲自上阵了。总之一句话,坑他!
  第一次坑老狗未遂,如果不是赵书贤横插一杠子,老狗大概已经被工商围剿了。这都是晴晴的主意。我略去她被劫一事,讲了讲她的光荣事迹。小莫听得直拍手,她说:“有机会要见见这位姐姐,感觉好厉害呀!“
  我笑道:“不是姐姐,是妹妹。她比你还小一岁呢!”
  小莫吐了吐舌头,问道:“你们是来向老板要钱的吗?”
  我说:“怎么会?我们是给他送钱来的。”至于个中详情,此时不便与她透露。
  随后陆陆续续有人来上班。大家看到我在,态度都相对比较友好,但是又明显带着对外人般的客气。我嘻嘻哈哈的给大家发烟上火,就好似仍然在这里上班一样吊儿郎当。只是群众都潜意识里跟我保持恰当的距离,既不得罪我,也不显得过分亲热。说不清到底是在防老狗还是在防我。
  不 过一两天时间,我已经从勇于抗争的英雄变成了要砸他们饭碗的元凶。想必老狗已经把我的阴谋向广大员工作了宣讲。大家在一条破船上的时候,已然不能同舟共 济。我被赶下船的时候,也并没有人同情我。现在的情形是我要凿沉这破船,看着这些麻木的原同事,我不禁有些后悔。老狗虽然活该,但这公司垮了几十号人又要 另谋生计。对我来说,恐怕也不见得是什么功德无量的事。
  我和龙哥、钱华、杨杰也陆陆续续站起身来,把位置让给前来上班的人。八点半的时候,老狗准时进了公司大门。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