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小说 > 局外之人 > 详细内容

《局外之人》第九章 不期之遇(下)

发布于2015-11-05 12:44   浏览次   作者:张有石

   13
   发展大厦周围被一圈临时围墙围住,抬头往上,只看见一堆水泥格子。最顶上还插着许多着锈迹斑斑的钢筋,像避雷针似的直指天际。大楼四层以下长满了爬山虎,密密麻麻在大楼主体蔓延开来。这景象颇有几分后现代主义风格,仿佛人类灭亡多年后的衰败场景。
   所谓围墙不过是拼凑起来的几块塑料布,起到遮羞的作用。周围到处都是随意停放的车辆,我们绕楼一周,找到了老狗的奥迪。不远处停着一辆灰色小货车,极有可能是老六开来的。想到这人的手段,我有些不寒而栗,没有上前查看。
   龙哥把车停下,我说:“我上去看看,你们就呆在车上,情况不对就赶紧溜!”
   众人一致反对我的意见,尤其杨杰最为激动,他嚷嚷道:“你们去省城的时候就把我们丢下了,这回无论如何都要一起去!”
   我说:“那不行!上面可能会有危险!”
   钱华说:“就是可能有危险才要同进退啊!”
   我耐心劝说道:“你们留下来,一会儿跟老郑他们也好有个接应。”
   龙哥说:“接应有晴晴妹子在就行了,咱们几个男的哪儿有脸坐着等?”
   晴晴也不甘示弱道:“不行!就算你们留我在这儿,我也会偷偷跑上去的!”
   我见拗不过这些人,干脆说:“好好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咱们也来个倾巢出动!”
   我们寻了个破口子,鱼贯钻了进去。杨杰弓着身子,踮着脚尖,一副鬼头鬼脑的样子。他可能觉得这才是机密行动应该有的动作,显得十分专注投入。我说:“你这是鬼子进村呢?”
   杨杰小声道:“那怎么找他们?”
   我不答话,扭头走进大楼喊道:“苟总,我们来了!你在哪儿呢?”
   没有人回应我,我见一楼没人,又上到二楼,大声呼唤:“苟总你在哪儿?”一直上到三楼,也没找到一点地下交易接头的迹象。
   再这样下去去恐怕还没找到人我们就已经累趴下了。这楼建了有三十多层,没完工自然没有电梯,每层楼都找一遍也不现实。我掏出手机给老狗打了个电话,问:“苟总,我们到了。你们还在不在?”
   老狗总算接了电话,声音中有些许激动:“我在地下一楼,快来!”
   我一拍脑袋,暗骂自己愚蠢。地下交易自然要在地下了,电影中已经给我们科普过,只有警察才喜欢在天台见面。我冲众人一挥手:“回去!在负一楼!”
   走到负一楼楼道口的时候,从黑洞洞的通道里突然出现两个满脸横肉的大汉,说:“这边!”
   我满脸堆笑迎了上去:“哎呀六哥太客气了!怎么还劳动两位亲自来接呢?这地方还是很好找的!两位好汉请!请!”
   那两人对我的废话视若妄闻,说:“赶紧的!”说完却并不转身回去,而是径直走出了大楼。我旋即明白过来,这两人是要去看看我们身后有没有带尾巴。看来让老郑迟来一步是正确的,这老六不光心狠手辣,反侦察意识也很强。
   地下室完全是漆黑一片,众人不由自主地靠在了一起,纷纷拿出手机照明。杨杰声音发颤道:“他不会骗我们吧?要是把我们埋在下边怎么办?”
   龙哥给他打起道:“要把这儿埋了除非整个炸掉上面的楼,放心吧!”
   我说:“看着点路,往有光的地方找!怎么样?有没有盗墓的感觉?你不是喜欢玩龙哥的游戏吗?那个叫什么来着?生化危机!哈哈!让你体验一下打丧尸的感觉!”
   这话没把杨杰吓着,倒把晴晴吓住了。她终究是个女人,对黑暗有种本能的恐惧,闻言忙说:“大哥你别闹!什么盗墓、丧尸的!听着就怪慎得慌!”
   钱华说:“有丧尸也别怕!到时候把老杨一把推出去,咱们扭头就跑!”
   我说:“好啊钱老板!这就是你说的有危险要同进退?我还不是为了保住你的车吗?回头我就把你车一脚油门开到公安局,然后扭头就走……”
   钱华忙道:“我的亲哥!你小声点,这时候你提什么公安局啊!”
   我立刻闭了嘴。
   这地下室大得离谱,黑乎乎的南北不辨,我们七弯八绕地走了一段路,终于见到了一丝亮光。定睛一看,是一个类似保安室的小房间,里面隐约有人影晃动。我立刻高喊:“苟总,是你不是你啊?”
   老狗喜道:“是我,快过来!”
   我立刻就要奔过去,晴晴拉住我说:“谨防有诈!”
   龙哥不以为然道:“都走到这儿来了,还管他什么诈不诈的?就算真是丧尸窝也只好闯一闯了!”
   我说:“有理!同志们,跟我冲啊!”
 
   14
   老狗正在门口等着我们。因为他背着光源,看不清脸上表情如何,但他频频向我们招手,显然十分急切。一个身影拨开老狗探出门来,没有说话。不出意外的话,这人就是老六了。
   我们走进房间,发现者其实是一个配电室。纵览整个大楼,可能也只有这里有电了。这老六真是会挑地方,一般人想破脑袋想到他在市中心搞地下交易。而且此处幽暗的环境还可以给对方造成心理压力,无形之中提升了自己的威慑力。
   老狗用我从来没有见识过的亲切口吻说:“小杨来了?你们都来了!”
   我点点头,打量了老六一下。这人其貌不扬,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传说中的杀气沉沉。就像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任谁跟他打过照面都不会记得此人长相。他身上唯一有辨识度的特征,就是他那两条眉毛。确实如裴老板所说那样,他的眉毛很淡。
   这个神秘的老六开口说道:“苟老板也算胆识不凡,没想到你还是要叫人来嘛!”
   老狗嘿嘿一笑,没说什么。此时我扮演老狗的手下,自然要为自己老板说话。我说:“六哥此言差矣!早就听闻六哥行走江湖威风凛凛,你不也带着手下吗?”
   这时刚刚出去那两人回来了,对老六点点头,说:“六哥,干净。”
   老六“嗯”了一声,说:“苟老板,你说叫人带钱来。怎么只看见人?这钱呢?”
   不待老狗回话,我先问道:“苟总,钱带来了,就在外面。你看过货了吗?”
   老狗说:“看过了。不过,我也不知道真假。”
   老六不满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去江湖上打听打听,我老六什么时候卖过假货!”
   我针锋相对道:“六哥,你往常卖的货和今天的货不太一样吧?就是你自己,也不能百分百确定手上的东西是真的对不对?”
   老六鼻子一哼:“苟老板,你这个兄弟话有点多啊!”
   老狗忙说:“这是我最信任的兄弟,他的话我自然要多听听。”说完侧过身来,附到我耳边说:“你到底要干嘛?这儿怎么脱身?”
   我小声说:“你放心!我说什么你只管点头就是了。”
   老六突然说:“你看起来有点面熟啊!”
   我哈哈一笑:“有吗?六哥咱们可是初次见面啊!不过我早就听过你的大名,久仰久仰啊!”
   老六盯着我使劲看了几眼,震惊道:“你!你就是那个杨达!你跟赵书贤……”
   我点点头道:“好眼力!没错就是我!怎么?没想到吧?”
   老六错愕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也哈哈大笑起来:“好!果然后生可畏。赵书贤遇上你,难怪他要翻船了。不过你可别把我当姓赵的那个窝囊废,否则别怪我不讲究。”
   我说:“六哥,赵书贤可是栽到你手里的,这笔账可不能算在我头上!”
   老六眉头一皱,两条淡眉聚在一起,隐现了几分杀气,说:“你知道的还挺多!那你手上一定拿着不少钻石吧?这个苟老板知道吗?”
   我说:“别整挑拨离间那一套!上次跟赵书贤见面苟总在场,我们手里啥都没有。不然还能跟你做生意?”
   老六自负道:“我不怕你耍花招,说了这么久,到底生意还做不做了?”
   老狗也看着我,不明白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不说做也不说不做,只含糊道:“这个,买卖不成仁义在,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嘛!”
   我说:“做!怎么不做?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拿钱去!”说完招呼龙哥等人就要往外走。
   “等等!”老六叫住我们,说:“你们不会是要现金交易吧?”
   老狗赶紧说:“是。本来我打算直接转账的,你也知道走银行的话太冒险。虽然方便是方便,毕竟查起来也容易……”
   我心中给老狗竖起了大拇指。这老奸商不愧是经常偷税漏税的角色,说起规避风险来头头是道。
   老六说:“那也没必要全都去吧?”
   我说:“你知道几百万有多大一堆吗?两个人抬都抬不动!不多去几个人怎么行?苟总您等着,我们这就拿钱去!”
   老狗神色有些紧张,怕是我们把他扔下不管了。但又不能出言阻止,只好说:“那,你们快点啊!”
   “等一下!”老六再次叫住我们,说:“既然你们拿不动,那我让人帮你们一把!”然后对两个手下说:“别干看着,去!”
   “这……”我一时找不到借口,无故拒绝的话老六会立刻生疑。谁知道他有没有在附近埋伏人手,爆发冲突很有可能吃亏。如今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说:“好吧!正好请两位大哥带个路,这里黑咕隆咚的,我都找不着北。哈哈!”
   老六手下的两个大汉一言不发,领着我们出了门。老狗千万个不舍得,又在门口目送我们。我想老狗此时心里可能还在打鼓,他迄今为止都不能判断我于他到底是敌是友。
   晴晴走近我身边悄声问道:“大哥,怎么办?”
   我指了指前面带路的两人说:“这两个催命鬼在,我哪儿知道怎么办?出去了再说。”
   龙哥说:“怕个鸟!走到没人的地方,把他们撂倒不就完事了吗?”
   我说:“不能轻举妄动!谁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后手。我偷偷给老郑发个消息,希望他能尽快赶到吧!待会儿能拖就拖,必要时让晴晴使美人计!”
   杨杰马上不乐意了:“别着急!大哥你怎么能这样呢!”
   前面那两人被杨杰惊扰,回头说:“赶紧的!磨磨蹭蹭干什么!”
   我马上说:“走着呢!两位大哥小心脚下。”说着我摸出手机假意照明,飞快地跟老郑发了一条信息,催促他赶紧来救火。
   说话间已经走出了楼道口,这个世界再次大放光明。众人都把照明用的手机、打火机收起来。我别无他法,使眼色示意众人想法拖延时间。
   龙哥率先开口道:“妈的,把老子闷坏了。”
   我接话道:“就是啊!来龙哥抽根烟吧!”说着慢吞吞掏出一根烟抛给他。
   龙哥指着前面带路的两个家伙说:“老杨你不给这两位大哥上烟啊?”
   我暗赞龙哥够机智,可惜我的烟里没有子弹,只能拖个一分半分。龙哥从我手里夺过烟说:“给我!”然后屁颠屁颠地跑上前去,给那两人敬烟,还主动掏出火机给两人点火。那两人停下来,一脸骄傲地等着龙哥伺候。
   龙哥进步神速,以他那老子天下第一的性格,居然懂得委曲求全。不枉我谆谆教导,此人终于收敛了冲动的作风。
   不料就在我满意的目光中,龙哥突然暴起发难,他猛地伸手把一人脑袋往墙上按去。那人猝不及防,“咚”地一声撞得结结实实,一声不吭当场倒地昏迷不醒。
   旁边那人也被这突袭吓了一跳,临时没有反应过来,龙哥趁机再次出手。不过那人毕竟有了防备,立即跟龙哥扭打在了一起。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在他们相互殴斗的过程中,两人始终把香烟稳稳当当叼在嘴里,连火星都不曾溅落丁点,着实是高手风范。
   我对目瞪口呆的众人说道:“还等什么?速战速决!”说着冲了上去。
 
   15
   那人见寡不敌众,转身想逃,却被我们死死按住。他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一张嘴,于是一口吐掉嘴里香烟,张口欲呼。情急之下我抄起手机,一下戳进他嘴里。不料这人的嘴奇大无比,顺势把我的手也咬住。
   我手上吃痛,却又挣脱不得,只好继续用力,把手机直往此人嗓子眼塞去,想要让他知难而吐。那人被我逼得连连下蹲,最后整个人滚倒在了地上。
   龙哥臀部受伤,一旦倒地就没什么战斗力了。于是他只管死死扣住那人双手,钱华则负责压制他的双腿。我倒不担心打不过他,主要是怕这人引来同伙,所以虽然明显占了上风也不敢稍有大意。
   晴晴在这场战斗中没有发挥具体作用,我压低声音叫道:“你快出去看看老郑他们来了没有!”她倒不扭捏,知道自己在这里也多余,立即转身往外跑。
   我们三个压着地下那人,短时间内制服不了,但他也逃脱不得。其实我们也异常辛苦,一边要防着这人拳打脚踢,一边还要防着他大声呼喊。尤其是我,我的手已经被他咬到麻木了。
   这时我意识到少了一个人,我叫道:“杰子!一打架你就不见了!快找东西塞住他的嘴!我的手都快被咬断了!”
   杨杰跑过来递出一个黑乎乎的物件说:“这个行吗?”
   我定神一瞧,枪!
   地上那人立刻就老实了,张口松开我的手,说:“别开枪!”
   龙哥立马故技重施,将那人脑袋狠狠往地上一撞。这人立刻跟他的同伴一起进入了梦乡,也不知这二人梦中相见会不会尴尬。
   我叹道:“龙哥啊龙哥!你这么冲动干嘛?我还想问问他有几个同伙呢!”
   龙哥拍了拍衣服不屑道:“放屁!要不是老子果断出手,你有什么招解决这两个?”
   我一想也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也不能太求完美。毕竟龙哥的冒进行为起到了效果,当场批评他确实不合适。
   龙哥转身把杨杰手上的枪接过来把玩道:“你哪儿来的枪?”
   杨杰指着另一边地上的家伙说:“他身上捡的啊!”
   龙哥兴奋地一把搂住杨杰说:“杨杰兄弟,你可真是我的福星!上次我跟人打架你捡了一把刀,这次你连枪都能捡来,这可不是福星吗?哈哈哈!”
   钱华也凑过来摸了摸这枪说:“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看看有子弹没?”
   我说:“老郑说过,涉毒必涉枪。毒贩子一般都有军火藏身,你看新闻里警察跟人动了枪,那一般都是贩毒的。”
   钱华立即蹲下身来,在地上那人身上一顿搜刮,却只找到一串钥匙。他有些遗憾地说:“可惜这人身上没有!”
   我惊出一身冷汗,说:“什么可惜?你应该庆幸这两人只有一把枪,更要庆幸龙哥恰好先打昏了有枪的那个。要是这人身上也有家伙,那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们了!”
   众人都觉得刚才的事太过惊险,纷纷后怕不已。只有龙哥拿着那枪沾沾自喜道:“我长这么大还没玩儿过真枪呢!这东西归我了!”说着把枪插进裤腰,又突然拔出来对着我说:“不许动!”
   我骂道:“拿开拿开!玩具枪都不让枪口对人,我还不想死!”
   龙哥笑嘻嘻地说:“好好好!我拿开。”他显然把我说的拿开理解成了拿走,接着又把枪插裤腰上了。
   我觉得现在也不是说教的时候,让他把枪交出来他一定不肯听我的。先让他过一会儿瘾,等老郑来了,再让他上缴不迟。
   正想着,老郑出现在了门口。晴晴带着他还有另外两个便衣走了进来,看见地上躺着的两个人,都面露喜色。老郑问道:“什么情况?你们都有了战果了?”
   我说:“你就带了两个人来?”
   老郑说:“我们来了60多个,都在附近把守着。你们已经跟老六见过了?对方有多少人?”
   我说:“目前只发现三个,还有一个就是老六,现在在地下室跟苟至诚在一块儿。”
   老郑思索了一下,说:“你们还得再去一趟!”
   众人面面相觑,我代表大家发言道:“没这个必要了吧?”
   老郑严肃地说:“很有必要!老六背后是一个大团伙,我们要组织一次大规模行动,把毛祥的贩毒集团一网打尽。所以绝对不可以走漏半点风声!如果不搞清楚对方有多少人,万一他们中任何一个逃跑,都会使接下来的计划功亏一篑!”
   我说:“那怎么搞得清?难道直接去问老六,你们来了多少人?晚上吃火锅我好定位子?”
   老郑说:“时间紧迫,来不及侦察了。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火力侦察!”
   “火力侦察?”
   “对!”老郑解释道:“就是跟他们发起冲突,试探一下他们到底有多少同伙在这里。说白了就是打一架,这个就叫火力侦察!”
   我早知道老郑是个极富创意的领导,也知道此人为了破案一向喜欢剑走偏锋,但我万万想不到他竟想出如此天马行空的主意。
   我果断拒绝道:“不行,这个火力侦察绝对不行!”
   “为什么?”
   我一把拉过龙哥,从他腰间摸出手枪递给老郑看,说:“因为老六真的有火力!”
 
   16
   老郑对这伙人可能携带武器早有思想准备,所以也不显得如何吃惊。他吃惊的是对方在有武器的情况下是如何惨遭我们毒手的,并且连连称奇道:“行啊!空手夺白刃啊!”
   我纠正道:“这可不是白刃,这是黑枪啊!空手夺黑枪!”
   龙哥赶紧上来表功:“主要是我比较果断,咱这身手到哪儿也不白给,当时我就这么一招亢龙有悔……”
   我瞪了龙哥一样,想要制止他的废话。不料龙哥会错意,以为我是要跟他抢功劳。他非常仗义地说:“哈!那小子就被我撂倒了。当然,老杨他们也打架也很猛,咱们几个一合作,就抢了这把枪。我就玩儿两天,玩儿两天一定交给警察同志!”
   老郑连连点头,说:“好!很好!”
   龙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喜道:“真的能给我玩儿?”
   老郑摇头道:“我是说,你的功夫很好!看来你们对付几个喽啰绰绰有余嘛!”
   我心想坏了,龙哥越是吹嘘自己厉害,越合老郑的意。果然老郑旧事重提,说:“小伙子,很不错!你很适合去摸摸老六的底。怎么样?帮我这个忙吧!”不待龙哥回答,我抢先说道:“郑局长,你怎么老想着让我们当炮灰呢?人民警察不是应该保护我们的吗?老六手上可是有枪啊!”
   老郑说:“对对对!一定要保护你们!这是我们的职责嘛!”我心稍定,长吁了一口气。不料这口气还没出完,老郑又接着说道:“这样,我派两个队员跟你们去,贴身保护怎么样?”
   我刚要说话,老郑伸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拦住我的话说:“再把他俩的防弹背心给你们穿上,这就稳当了!”老郑那两个手下闻此一言,都哭笑不得,看来老郑坑自己人果然有一套。
   我还想负隅顽抗,我说:“防弹衣挡得了肚子可挡不住脑袋啊!”
   龙哥发挥了老郑坑害队友的精神,马上说:“老杨你可以把脑袋缩道肚子里去嘛!这样就绝对安全了。郑局长,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老郑爽快地说:“没问题!”
   “把那枪给我防身!”
   我着急了,赶紧对老郑说:“郑局长,我也答应你。而且我的条件更简单!”
   “什么?”
   我说:“千万别给他抢!”
   我深知龙哥的性格,唯恐天下不乱。此时不知他内心在如何向往枪战,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让此人手上拿枪,他不扣两下扳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老六没想到用武器对付我们,龙哥都非逼得人家开枪不可。
   我补充道:“龙哥算我求你了!暴力侦察就好!千万不要玩儿火力侦察!”
   老郑喜道:“这么说你答应了!”
   我哭丧着脸说:“快点吧!我们上来好几分钟了,再不回去就弄巧成拙了。”
   老郑塞给我一个对讲机说:“他们会关照你的!记住,有什么话你来说,有什么活他们来干!”
   龙哥兴奋道:“哎呀!头一回出场就让我当领导,不太好吧?”
   我说:“什么领导!记住的角色,你就是个诱饵!负责让人吃的!”
   老郑真的让他手下两个警察把防弹背心脱下来给我们,被我拒绝了。虽说现在是深秋,身上衣物也还厚实,但穿着那东西还是太过臃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古怪。
   钱华和杨杰也想跟着我们下去,我对晴晴说:“秦姑娘,你最深明大义,给我看着这两个人!”
   晴晴一吐舌头道:“我还想去呢!又怕帮不上忙。”
   我说:“你在哪儿杨杰就在哪儿,杨杰留在外面钱老板就心理平衡了。从这个角度讲,你关系到稳定团结的大局,所以请你务必在外面等候!”
   安排停当以后我和龙哥带着两个便衣一起回到了地下室。
 
   17
   刚下楼道口,龙哥就把手机打火机摸出来照明。我阻止了他愚蠢的暴露行为,并且交代说:“走路慢一点,不要用任何光源。咱们现在是抬着几百万人民币,要作出一副很累的样子。”
   我边走边大呼小叫,龙哥也忙不迭的喊累。走到配电室不远处,我招呼老狗过来搭把手。老狗不明所以,跑了出来。老六在他身后左顾右盼,但没有阻拦他。这更加确定了我的猜想,老六一定在这地下室还留了人手,不然不可能放任不管。
   老狗走近后我一把抓住他,低声说:“赶紧出去,这里的事交给我们!”
   老狗感激地说:“小杨,谢谢你啊!我之前压根不知道那个老六打的什么主意,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我截住他的话说:“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你快走!不然一会儿打起来顾不了你!”
   老狗吃惊道:“难道你还要动手抢他?这个太危险了!他带的人肯定不止这么几个……”
   我再次抢话道:“我明白我明白!别废话了!实话跟你说吧!警察已经把这里包围了,你留在这儿被抓的话性质就变了!”
   黑暗中看不清老狗的表情,他拉着我的说:“你这一回等于救了我两次!我……”
   我生怕老狗说出什么肉麻的话,赶紧把他一把推开,说:“我可不是救你,我是为了你公司那帮无辜的员工!”
   老狗跌跌撞撞地跑出去了,我对龙哥说:“知道一会儿怎么办吗?”
   龙哥不以为然地说:“知道!就是找茬嘛!”
   我让两个便衣留在拐角处,然后和龙哥走进配电室,老六等得已经快不耐烦了:“怎么去了那么久?我还说再派几个人去帮你呢!”
   我说:“这不是回来了嘛!”
   龙哥却嘴巴一歪,说:“你是不是不长眉毛?我听说不长眉毛死得早。”
   本来我紧张万分的心,愣是活生生被龙哥逗笑了。这家伙也太阴损,就算是我也想不到这样生硬的挑衅办法。老六正要发火,却发现刚才两个手下不见了,问道:“还有的人呢?”
   我说:“在后面。”
   龙哥又诚心气他,说:“他们嫌你丑,看我比较帅,决定跟我混了!”
   其实龙哥的相貌比起老六来还要不堪,亏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人在紧张的时候,反而对这些正面刺激更容易接受。我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老六看出龙哥故意跟他作对,反而不急,只跟警惕地我说话:“你们老板也跑了?是不是不想合作了?”
   我说:“现在我全权负责。”
   我两人一唱一和,在气势上压制了老六一头,他恐惧心大起,下意识就往腰间摸去。与此同时,龙哥语出惊人喝道:“你动一个试试!妈的,老子给你连眉毛带睫毛都烧光!”
   老六的动作停滞了一下,看着我俩有恃无恐的样子,他恍惚间有点犹豫。俗话说猛龙不过江,龙哥桀骜的态度着实唬得了人,他开始揣测起我们的实力来。
   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老六,其实心里紧张得要死。万一他真把枪掏出来,我们就万劫不复了。
   最终老六没有轻举妄动,他稳定了一下情绪,冷冷道:“你们有种!看来是想黑吃黑啊!不过你们也太狂妄了,当我像赵书贤那样好对付?”
   这个路线是对的。我们越是猖狂,越能减轻老六的怀疑。哪怕是往黑吃黑方面想,他至少不会想到逃跑。
   我连忙说:“别误会!我们可不想黑吃黑!”
   “那你们想干什么?”
   龙哥突然一声暴喝:“干你娘!”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冲上去逮着老六就打。
   果然打架才是龙哥的专长,他见几番羞辱都激怒不了老六,按捺不住直接上手了。但是他完全没有跟我商量,连使个眼色的功夫都懒得费。好在我已经习惯他暴起伤人的套路,赶紧上去协助他,两三下把他的枪给缴了。
   老六此时一定欲哭无泪。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赢得了心狠手辣的美名,但实际战斗力却如此不堪。说到底他除了有几个手下几把枪,好像也没什么可怕。如今被龙哥按住打得哇哇直叫,丝毫看不出传说中的威武神勇。
   我假意提醒龙哥道:“别打了,万一他叫人来咱们就被动了!”
   龙哥拿起老六的手枪指着他说:“怕个鸟,来一个老子灭一个!”
   老六彻底认定我们的行为属于黑吃黑,他怒道:“你们知道得罪的是谁吗?”
   我轻描淡写道:“大名鼎鼎的毛哥谁不知道?要不要给你个机会?你带了多少人来柳城?现在就可以全叫过来!”
   老六痛悔道:“早知道该听毛哥的多带几个人来,把你们这几个垃圾混混全***干掉!”
   龙哥上去一脚把老六踹翻,骂道:“说狠话谁不会?要不要脸?”
   老六竟然真的只带了两个手下!他被龙哥如此痛打侮辱也无可奈何,看来确实没有后手,刚刚他也是在虚张声势。我温和地对老六说:“六哥,你看,不是我们看不起你,是你看不起我们。分明是你把我们当成赵书贤那样的窝囊废了,我们对你可是很重视的啊!”
   老六眼中含恨道:“算我栽了!毛哥不会放过你们的,赵书贤就是你们的下场!”
   我说:“这就认栽了?真就带了两个手下?六哥很低调嘛!”
   龙哥说:“不行,这老家伙狡猾得狠,我不信他只带了两个人。”
   我问龙哥:“你想怎么办?”
   龙哥说:“必须得开一枪!”
 
   18
   我闻言大骇!怎么又让这厮摸到枪了!他今天不过这个瘾看来是真不会收场。我忙劝道:“龙哥龙哥,没这个必要吧?我看他也不是低调,是太自负,真以为带两个手下就能办完事。龙哥你如此霸气,我想他是真的认栽了。”
   老六吓得比我还惨。我知道龙哥的本意是随便放一枪,一来试探他到底有没有留后手,二来满足下自己的小兴趣。但老六不知这一层缘故,只当是龙哥要将他当场射杀。老六吓得说话都哆嗦了,连连讨饶道:“好汉!我真的认栽了。确实没带别的手下。”
   龙哥斩钉截铁地说:“你小子想得美!是想让人回去给毛祥报信吧?跟你说没用,今天我必须开枪!”
   老六不愧是老江湖,察觉到我并不是很想把事情搞大,而且龙哥对我的意见还比较重视。他转而向我求饶道:“兄弟,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放我一条生路,我保证以后不再踏进柳城半步。”
   龙哥说:“呸!老杨你别听他的。你忘了老郑怎么交代的?”
   我一想也有道理。事情都做到这一步了,如果他真的还有手下在附近,让一个逃跑了都后患无穷。我咬牙道:“那就放一枪!”
   龙哥大喜过望,举枪摆了一个姿势,全神贯注地模仿电影中开枪的动作。我和老六盯着龙哥,耐心等待枪响。
   龙哥突然问我:“老杨,扣不动呢?”
   “哦?”我说:“是不是保险没开?我看人家打枪都要开保险的。”
   龙哥说:“对对对!把这个忘了。”
   我说:“你开吧!”
   龙哥在抢身上抚摸了一遍,又回头问:“保险在哪儿呢?”
   我说:“我也没玩儿枪,我哪儿知道啊!”
   这时地上的老六冷笑了一下,面带嘲讽。龙哥又给老六补了一脚,骂道:“你笑个鸟!老子空手都能把你宰了信不信?”
   龙哥终于找到保险开关,又跃跃欲试。老六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直勾勾地看着枪口。
   我提醒龙哥说:“是不是还要上膛啊?我看人家开枪都要往后面这么一拉!”
   龙哥说:“对对对!那个叫枪栓,咱懂!上膛嘛!”
   说完龙哥潇洒利落地一拉枪栓,“哗啦”一声,一颗黄澄澄的子弹从枪膛里跳出来,掉在地上叮当作响。
   我们的视线随着地上跳动的子弹移动,都觉得十分尴尬。龙哥和我面面相觑,我说:“这枪是不是坏了?怎么还掉子弹呢?”
   龙哥说:“这个我知道,玩游戏的时候都有这个画面。正常情况下这里跳出来的是弹壳,可能枪膛里本来就有一颗子弹。”
   老六忍不住说道:“玩儿游戏?你当这是玩游戏?”
   龙哥受到手下败将的鄙视十分生气,他摇晃着手枪威胁老六说:“老家伙还子弹上膛了?我先给你开个瓢,再把你的头像打西瓜一样打爆!”
   老六突然低吼一声,从地上猛然蹿起抓住龙哥的手就要夺枪。与此同时“叭”地一声枪响了,龙哥下盘不稳,同老六再次滚倒在地。
   我的心脏随着这一声枪响开始狂跳,我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感受到这个器官在我体内存在。心脏急促跳动的同时,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四肢仿佛不属于自己,一时间动弹不得。
   龙哥和老六扭打在一起后,都是以命相搏,奋力把枪口对准对方。龙哥固然年轻力壮,但那老六实战经验也不弱,如今更是拼死挣扎,短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我虽然想去帮手,但无奈身体不听使唤。而且如此乱象,只怕上去了也不见得有用。万一那枪口正对着我,我就只有去见赵书贤的份儿了。
   危急时刻,龙哥终于意识到枪还在自己手上。他也不管枪口在哪儿,“叭叭叭叭叭叭”连开几枪,把子弹全部打光。我赶紧抱头蹲下,有两发子弹就打在我身后的墙上,差一点就要和我来个亲密接触。我心中万分后悔没有听老郑的话把防弹衣穿上。
   门外的两个便衣听到枪声,急忙持枪冲了进来。大喊道:“警察!别动!”
   子弹一旦打光,老六瞬间失去了斗志,四脚朝天瘫倒在地上。龙哥重新夺回手枪,结结实实在他脑袋上砸了几下,骂道:“老家伙力气还不小,不过跟我斗还差点!”然后站起身来,对两个便衣说:“没事了,让我给收拾了!”
   两个便衣不敢大意,仔仔细细把老六全身上下搜了一遍,确认没有武器后给他带上了手铐。
   这时老郑带人匆匆赶到,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龙哥远远冲他挥手说:“没事了没事了!已经让我给解决了!”
   外面赶来的警察有些不认得龙哥,只瞧见一个大汉拿着手枪冲他们挥舞,立即举枪就要射击。我一把将龙哥扑倒,高喊到:“自己人!自己人!”
   老郑过来看仔细,拿枪的人正是龙哥。转身对手下警察命令道:“全面搜查!”
   我把龙哥从地上拉起来,他笑嘻嘻地把玩着手枪,说:“爽!”
   我骂道:“爽个屁!你***乱开枪差点把我杀了你知不知道?我不计前嫌,还救了你一命,不然你刚才早被当成匪徒当场击毙了!”
   老郑问道:“哪儿来的枪?”
   龙哥兴奋地说:“报告领导,又缴获手枪一把!抓获罪犯一名!”
   老六突然在一旁惨笑道:“好!好啊!没想到你们是警察!我还以为柳城又出了什么少年英雄,混了半辈子,这回看走眼了!”
   老郑走到老六面前,毫不废话:“带走!”
 
   19
   我们回到一楼的时候,晴晴、杨杰、钱华三人正焦急地翘首以盼,楼道口有几个警察一直拦着他们不让下来。我和龙哥奔上去前,众人喜不自禁,相拥在一起。
   我着实有点劫后余生的感觉,刚刚那一幕太惊险了。龙哥浑不当回事,津津乐道地跟人讲述着自己的壮举。
   这一次我没有打击龙哥吹牛的性质,甚至我都忍不住问他:“龙哥,采访你一下。你刚才跟老六生死搏斗的时候,那一刻你想到了什么?”
   龙哥想了想,回答我说:“我想起了我爸。”
   我没料到他作如此回答。龙哥接着说道:“当然我也想起了你们,我想的是拼了命也要把那老家伙拖住,不能让他伤到你们。”
   我说:“你差点把我一枪崩了,还说什么保护我们。我估计你还是在想你爸真的。是不是怕自己挂了没人给你爸养老送终?”
   龙哥摇摇头说:“怕死是真的,但不是什么养老送终不送终。只是我爸一直觉得我没什么出息,也不干正经事。所以我想,我要是能把这事儿办下来,就算是真死了也不算给他丢脸。”
   众人都没料到龙哥居然说出如此让人动容的话,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我开玩笑道:“你爸还以为咱们在跟政府做生意呢!现在该去把账结了。看见郑局长没有?”
   正说话间,老郑也出来了。我刚要开口,他就说:“我知道我知道!要钱嘛!你小子什么时候能别这么功利?”
   我震惊道:“领导,您这话也太伤人了吧?瞧瞧我们这位兄弟,上一次为了逮赵书贤已经英勇负伤了,这一次又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行了行了!”老郑打断我的话说:“我开个玩笑怎么了?说实话这次多亏了你们,我答应你的事立马兑现,跟我去趟分局吧!把你们的车也开上,一次性给你解决了!”
   众人一片欢腾,结伴往外走去。
   老狗还没走,一直在外面等我们,估计他也要到公安局去解释解释。见我们走来,老狗表情变换了几次,不知该是愧疚还是感谢。我上前对他说:“苟总,一会儿到了公安局,就说你是我请来帮助诱捕罪犯的。其他的我去解释。”
   老狗感慨地说:“小杨,我早看出来你不是一般人。我啥也不说了……我也是鬼迷心窍,你救了我两次啊!”
   我说:“别客气了。我说过我不是救你,是看在你手下那些员工份上。赶紧打个电话回公司吧!他们现在还以为是我把你绑票了呢!”
   老狗说:“是是是!感激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我想你也不会愿意再回去我那儿上班,总之,我必有重谢!”
   我说:“别呀!苟总我现在还失业着呢!也许哪天真的再到你手下混饭吃,到时候还望关照一二啊!”
   老狗知道我说的玩笑话,也不多言,跟我们每个人握了握手,开车走了。
   由于龙哥刚刚大战一场,回去的路上就由钱华当了司机。一路上大家纷纷对龙哥大肆恭维,连我也心悦诚服地说:“龙哥虽然我老挤兑你吧?但说实在的我还是很佩服你的勇气,你不知道刚刚我都吓得走不动道了!”
   龙哥难得地也夸了我,说:“老杨你就别说这些话了!其实我自己的缺点我知道,你不嫌我鲁莽就好了。我对你老兄的头脑也佩服得很呐!”
   我连忙谦虚道:“要说头脑聪明,当推秦姑娘啊!若不是秦姑娘指点迷津,我们哪里找得到老狗?更不用说抓老六这些事了。所以此战秦姑娘当居首功!”
   晴晴摆手道:“我一个女孩子,有什么用?不过是瞎出主意而已。”
   杨杰不甘落后:“本来嘛!晴晴就是,可聪明了!不过要我说,我的功劳也很大啊!我还捡了一把枪呢!”
   龙哥笑道:“对啊!杨杰兄弟是有福气的人!你要是不捡那把枪,可能老杨的手现在还被人咬着呢!”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钱华觉得也应该给自己找点功劳,但想来想去,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于是他说:“哎哎!你们可别忘了,我这车也有功劳啊!你们想,如果我没买这车,我们就抓不到蔡德龙。没有我这车,就抓不到赵书贤那一伙儿人。没有我这车,咱们今天还未必能在他们交易之前及时赶到呢!”
   我一想确实如此,纵观这一系列事件,一直陪伴我们的这辆富康都留下了它身影。我说:“正是如此!说起来这辆车才是我们这个小团伙结识的纽带。钱老板,你以后发达了可别把它扔了。回头让东哥给你好好调教调教,再整个汽车美容,也让它风光一把!”

 
    
今天,我也是作家!  我要投稿
编辑推荐
小桔山书屋
下载小桔山app
作者合伙人